第三十九章容我考虑考虑

“对不起,从前是我的错,但是你难道就不能够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吗?”叶远听到柳蔓儿这样说,便伸出手来,抱住了她,说道,“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对你的。”

“可是如果我有一天再次变成从前那样呢?你还是会讨厌我的。”柳蔓儿抽泣着说道,“因为我是你五文钱买回来的,所以你们就可以将我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。”

“不会,我既然已经承认你,那无论你以后是聪明还是傻,我都会好好对你的。”叶远见到柳蔓儿这样说,便连忙发誓。

“那我还有一点,我这人跟别人不一样。”柳蔓儿说道:“别的女人可能会三从四德,夫为妻纲,但是我不一样,我所求的,并不是荣华富贵,而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这一点,你能够做到吗?”

“一生一世一双人?”叶远很久都没有听过这个词了,但凡男人,都爱美人,这个是天性,她说的话,的确是有些惊世骇俗。

“我就知道你不愿意。”柳蔓儿叹息一声,毕竟是封建社会的男人,她渴求的,也太多罢。

一直再想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她对他有所抗拒,直到今天,柳蔓儿才终于找到了答案?

难道让他日后跟别的女人抢一个丈夫?

这不可能。

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农民,但是柳蔓儿有预感,凭着自己的努力,家中一定会变得富裕起来,到那个时候,她年老色衰,却是要看着自己丈夫拿着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对别的女子百般疼爱吗?

又或者他出去嫖,还说男人这样做,本来就是天经地义。

这个,她真的做不到,她也永远都无法做到洒脱。

不行,她爱的男人,必须只能够爱她一个人,无论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还是权贵,这个是她的底线。

“你怎知我不愿意?”叶远叹息一声,“反正以我的条件也娶不到别的妻子了,就这个条件,我愿意!”

“你愿意只是因为你娶不到别人?”柳蔓儿却是将他一把推开,“那算了,那日后若是你稍稍富有一点,肯定就变心了。”

“你真的是这样看我的?”叶远悠悠的说道,“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,而且,你一点都不信任我,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?”

“实在是你的回答不够坚定有力!”柳蔓儿回答,“我的意思是,你若是想要跟我在一起,必须遵循三点:其一,不准有别的女人,身体跟心都不准有;其二:要听我的话;其三:要对我好。”

“你这三天天底下的几乎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吧?”叶远说道,“我不曾想过,你竟然如此的善妒。”

“对啊,我就是善妒!而且是非常善妒!”柳蔓儿重重的说道,“所以,你还是尽量忍耐的好,等我将你们家打造成一个富贵家庭,然后为你娶上一房美姬,再然后呢,我就……”

“你就带着你弟弟离开我?”叶远的声音却是一冷,“我早就知道你的心中一直都打着这个主意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的聪明?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农民。”柳蔓儿也学着叶远的话说道:

“你根本不是叶远!叶远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,怎么可能如同你这般聪明有见识。”

“你别故意扯开话题,你明明知道,我就是叶远。”叶远眉头一皱,说道,“你说,你为什么想着要带着你弟弟离开我?难道我就这么不能够给你安全感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柳蔓儿摇摇头,说道,“我并没有这种意思,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揣测。”

“是不是我的揣测,你自己心中明白。”叶远叹息一声,说道,“算了,睡吧。”

听到叶远这样说,柳蔓儿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,她再次翻了一个身,对叶远问道:“叶远,你真的愿意这辈子只娶我一个人吗?就算你以后发达了,你还会这样想吗?”

“这个我不确定,我要再想两天。”柳蔓儿以为他会立马给出答案,谁知道,他却是给了她一个这样的回答。

“那你慢慢想吧。”柳蔓儿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,往里面滚去了,顺便把被子也都拉扯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反正他从前睡凳子也睡的,现在不盖被子也行。

今天晚上她少了一个火炉,得多盖点被子才行。

以为自己这晚上会睡得很好,但其实,柳蔓儿发现她一晚上都有些辗转反侧、难以成眠。

她实在是不明白。

不过就是说一句话的事情,为什么他不肯轻易的说出口?一般的男人听到女人这样说,不是立马就答应吧?

他却是连一句好听的话都不肯说?

是因为他心知自己做不到?

也是,在外面地方当过兵的人,怎会看得上她这种乡野村姑?

听说他从前并不是在地方当官,而是某位长官身边的亲兵,想必跟着那位长官去过不少的风花雪月之地,见惯了太多的红颜绝色吧。

也难怪,他处处跟别人不一样,也难为,他还能够重新回来下地耕田。

真的是委屈他了。

委屈他为了看着自己这个傻瓜而在家中待着。

所以,自己病好了,下一步,他便是又可以重新出去了吧。

眼睛莫名的就有些酸涩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柳蔓儿一摸身边却是空空如也。

这段时间来,叶远知道柳蔓儿起床晚,生怕吵醒了她,都会在床上躺着跟她一起起床的。

她嫌弃这天冷,他每次都会提前将她的衣裳放在被子里面焐热了。

然而,今天他起的这样早。

心莫名的有些难受,难道真的是她要求太高了吗?可是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啊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,若是从前的叶远早就答应了。

不仅如此,还会兴奋不已,发誓一定会对自己好。

可他,却偏偏连一句许诺都懒得给,真是气人!

气的柳蔓儿好想打人,好想摔东西!

可是家中什么都没有,这样穷困的家,连砸样东西,她都要再三考虑,因为这都是她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。

算了,不砸了,再睡会吧。

柳蔓儿想着,又往床上躺去。

可明明她是很爱睡懒觉的,但是今天,却偏偏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,好像就连老天都在跟她作对一般!

为什么我会睡不着?

柳蔓儿真的想要仰天大吼,为什么啊!

想了想,还是从床上爬起来,算了,不跟自己怄气了,他不喜欢自己,不能够做出承诺就算了,好歹,也不要让自己陷落太深。

多赚点钱,将欠他们的还给他,再帮他娶上一房美姬,也就算了。

从床上爬起来,柳蔓儿谁也没有告诉,一个人离开了家中,往山上走出了。

走到山脚下的小溪边,她捧着溪水洗了把脸,漱了漱口,然后又继续往山上走去。

因为上次大柱在山上被蛇咬了,所以现在,除了一些调皮的小子,也没有人往山上跑,一路上,柳蔓儿谁都没有见到。

今日的天气有些灰蒙蒙的,好像又要下雨的样子。

柳蔓儿却没有管这些,她满心满意都是她的猴子大军了,驯养一堆猴子,拉街上卖艺赚钱去。

到时候她可以跟这些猴子相依为命,反正动物比人忠诚。

这样想着,柳蔓儿又往山上走去。

这个时候,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,很多冬眠的小动物全部都跑出来了,柳蔓儿出来的匆忙,什么都没有带。

她从树上掰下一棵枯树枝,用来打草惊蛇。

其实她仔细听,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,不过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。

听说这深山中有猴子,但是那些可爱的猴宝宝都藏在哪里呢?

反正柳蔓儿前几次来都没有找到,叶远说还在山上面,翻过这座山,再翻过一座,才会有。

上次好不容易起了个大早,走到一半,被蛇拦住了路,所以这次,她得自己一个人前往了。

毕竟是大早上的,山上一个人都没有,柳蔓儿走到一半,心中还真的有些忐忑,她好像突然听到身后有传来什么莫名的声音似的,可是再一听,又好像是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难道是她出现幻觉吗?可是她的耳朵一向是很灵敏的。

直到面前跳过一只小兔子,柳蔓儿才明白了过来,定然是这些小兔子弄出的声音吧,所以她好像听到身后有声音。

只是可惜了,若是叶远在这里,倒是可以打几个野兔回去,可是她,根本就抓不住这些兔子啊。

她说话,这些兔子又听不懂,更何况,她难道能够跟这些兔子说,“兔子宝宝,快过来,阿姨将你养大,养大后拿来吃?”

这实在是太滑稽了吧?

继续往上走去,天上渐渐的便升起太阳来,早上柳蔓儿也没有吃饭,现在却是有些饿了,在路上扯了几根藤条,她学着叶远的样子,编织了一个藤篮。

看,她就是这般聪明能干的样子,上次不过是看了叶远编织藤篮,这下她也学会了,只是,这藤篮,怎么看怎么有些丑。

不管它了,不用在乎这些细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