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两个极品姑

这样尴尬的场景,这两位姑姑也从来都没有遇见过,背后说小辈的坏话,竟然被这小辈全部都听下去了,还被她当面质问,登时,这两位姑姑的脸便红成一团。

“侄媳妇,你不要生气,我们也是听人说的,也没有什么恶意,就是想让你婆婆注意一下。”其中一位姑姑便开始打圆场。

“注意什么,有什么好注意的?我知道你们是听人说的,所以也没有怪你们,我现在就是想知道,这话是谁说的,看我不过去撕烂她的嘴!”

柳蔓儿说着眼神露出凶光来,看到桌上有切水果的刀,她直接就将刀拿了起来,那架势看起来还真的有些骇人。

“说,谁说的?”柳蔓儿拿着刀在这两位姑姑面前晃来晃去的,吓得这两位姑姑坐在椅子上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“如意,你儿媳妇这是怎么了?”两位姑姑被柳蔓儿身上的其实骇住,便向方氏求救。

“哦,我这媳妇傻病犯了。”方氏便道,“她一受刺激,脑子就不好,不如两位妹妹说下,这是究竟是谁说的?”

这两位姑姑哪里知道啊,根本就别人模棱两可的造谣,也就当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说着,哪知道,这柳蔓儿当真,还要拿刀指着她们呢。

“我们就是听别人说的。”两位姑姑重复着这一句话。

柳蔓儿也重复:“听谁说的?”

“就我们村中的那些长舌妇说的。”这两位姑姑说道。

“既然你们知道是长舌妇,你们还故意说给我娘亲听,这究竟是何居心?”柳蔓儿越加占理了,她对着方氏说道:“娘亲,你听到了吧,这两位好姑姑故意在您的耳边造谣生事。”

叶远听到屋子里面闹起来的声音,便也跑进来查看,见到柳蔓儿拿刀指着这两位姑姑,便问道:“怎么了,蔓儿?”

柳蔓儿连忙将刀转了一个方向,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,说道:“这两位姑姑乱造谣生事,冤枉我不贞洁,我不活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别人乱说的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叶远便哄到。

柳蔓儿却是不依不挠,最后方氏也加入劝哄她的战团了,这两位姑姑看到方氏两人只顾着劝哄柳蔓儿,根本没人搭理她们,便起身告辞离开了。

“都是你,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?”刚刚走到院子里面,柳蔓儿就听到她们小声的抱怨起来。

“你不也说了嘛。”另外一个姑姑说道。

“唉,这个叶远倒是有福气,听说娶的这个傻妞有旺夫相,如今一家红红火火的,看这大房子,多气派呀。”一个姑姑酸溜溜的说道。

另一人便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本来想要向他们借钱的,实在不行,提两只鸡回去也好,给你这一说,现在啥都没有了,还赔了我一袋谷子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下次再来吧。”这个姑姑便道,“之前听别人说他们家发财了,我还不信,如今一看,还真的如此!”

原来果真是来打秋风,这样两个胡乱造她谣的人,她真的是没有拿棍子将她们打走就不错,还肖想她家的鸡?没门!

心中冷哼一声,等这两位彻底走出了院子,柳蔓儿这才不哭了,她对着方氏说道:“娘亲,她们的话,你不会相信了吧?”

“怎么会,娘亲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啊。”方氏便说道。

“可是那我之前脑子有些混沌,您听到她们这样说,心中肯定也有根刺。”柳蔓儿便不依不挠的说道:“反正叶远是知道我的,我就怕您乱想。”

“是啊,你千万别乱想,蔓儿以前脑子不太灵光的时候,也是一个好姑娘。”叶远便帮着柳蔓儿说话,又提醒方氏,道:“总之,这两个姑姑是怎样的为人您应该也知道,从前父亲在的时候,来的非常勤快,父亲一死,便了无踪影,如今再来,您应该知道,她们是想来干嘛!”

“对,我刚刚听到她们说是为了咱家的鸡来的呢。”柳蔓儿便说道,“若是她们说两句好话,我还不在乎我这两只鸡了,可是您听听,她们说的这是什么话?造谣生事,以后她们来了,我饭都不想给她们吃!”

“好了,别小孩子气了,娘亲也生气她们这样乱说,但是毕竟是亲戚。”方氏便叹息一声,“这亲人呢,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。”

柳蔓儿听到方氏这么一说,也有些郁闷,本来她以为她都不会有这什么极品亲戚了,可这过了半年多的安生日子,这极品亲戚便冒出来了。

她可没有这个闲心去面对这些极品亲戚,可是听着两位姑姑的话是下次还要来她家,这可真是烦人。

好好的上梁的大喜日子,本来开开心心的,被这两个姑姑一整,柳蔓儿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。

晚上叶远同她说话,她也不理,想要碰她也不让,一个人拿着上次在镇上借的一本十分无聊的话本子无聊的看着。

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,可真的是笑死她了,只有傻子才会信,肯定是一些穷酸书生意淫出来的。

这种书她也不想拿给叶枫看,免得祸害好青年,可是偏偏,这种书很受欢迎,很多学子买,书店老板急需要人抄这些书,于是柳蔓儿便从书店拿了几本回来,一是偶尔翻翻打发时间,一是无聊抄下书补贴家用。

柳蔓儿一头青丝披在身后,穿着一件青色衣裳,手执书卷,斜依在床边,灯光憧憧,照耀着她的脸,是越发的诱人。

都说灯下看美人,越看越美,叶远此刻觉得就是如此,他喉头一动,忍不住沙哑着声音道:“蔓儿,天色不早了,你该歇着了吧。”

“不想睡,心情不好!”柳蔓儿继续拿着这书卷无聊的翻着。

“蔓儿……”叶远再叫了一声,柳蔓儿便侧过头,看到他一脸渴望的表情,她便放下书本,“好啦、好啦,睡觉!”

不消她吹灯,等到她将书本一收好,叶远便起身将这灯火给吹灭了,柳蔓儿刚刚躺好,一只炙热的手便伸了过来……

“你那两个姑姑,下次她们再来,你就别理她们了。”柳蔓儿便道。

“好好好,不理。”叶远此刻是柳蔓儿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。

然而柳蔓儿对他也没有什么要求,因为叶远一直以来都做的很好,对她也很好,更何况,家中都是她管钱,嘻嘻,拥有财政大权,更加是没有什么要求了。

“哎,蔓儿,上次给你买的玉肤霜好有用。”叶远一边在她身上作怪,一边在她的耳边说道,他觉得少女肤如凝脂,触感柔滑。

“好啊,原来你对我这么好,都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私欲对吧?”柳蔓儿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“这怎么是私欲,这是夫妻间共有的快活事。”叶远微微喘气,开始不要脸了。

“滚滚滚。”柳蔓儿嘴中骂道,却是欲拒还迎……

如今房屋的大梁也已经上好了,接下来,瓦匠便开始装瓦了,这围墙虽然长,但是在这么多人的帮助下,也渐渐完工,柳蔓儿便开始拾掇起院子来。

她家的院子一共有十亩,就算是减掉了盖房子所用的面积之后,也就足足有九亩,这九亩地,足够她做很多的事情了。

首先便是盖一个马棚,正好如今这马没有地方去呢,一直将它跟两只羊放在一起,也着实是委屈它了。

柳蔓儿让人在院子的旁边开了一个侧门,专门用来让这马进出,这马棚便是盖在在侧门的不远处,马棚前面,柳蔓儿让人挖了沟,考虑到叶远偶尔肯定会给马洗澡,若是弄的到处都是水的话也不干净。

这马棚就在离屋子最近的地方,柳蔓儿还特地在后院盖了一排放杂物的仓房,这样可以用来放马车等等一些东西。

有了马棚之后,在马棚不远处又盖了一个牛棚,照样也是开了一个专门让牛进出的侧门,反正柳蔓儿图方便,多一道门的话不妨事,不然到时候牵着牛进进出出,脏。

当然,虽然她家现在还没有牛,但是迟早会有的,毕竟她可是要当地主的人哪,怎么可能会没有牛!

她家的马棚牛棚都盖的比较大,而且大手笔的用了砖瓦,毕竟她是想着以后,反正她肯定会富裕的,以后叶青跟叶枫或者是柳福生长大了,他们肯定也是要买马的。

之后,柳蔓儿又在后院都的位置挖了一个鱼塘,大约有一亩地的样子,不算小了,在这鱼塘的旁边,柳蔓儿移栽过来了柳树,还有桃树,这个时候快冬天了,树木正是冬眠的时候,虽然比不上春天那万物复苏的季节,但是这个时候种树,好好的护理,它还是比较容易成活的。

这鱼塘她主要是用来养鱼,还有养荷花(莲藕)、菱角、养鸭,这些都是很适合的,但是为了安全起见,她这鱼塘挖的并不深,也就两尺多的样子。

她在上面搭了桥,盖上凉亭,等到夏天一来,荷花盛开,也不失为一个乘凉的好去处。

最重要的是,有了这池塘之后,她就可以养好多的鹅,好多的鸭了,所以在池塘的另一边,她还特的准备了鸭舍。

之后,便是搭建了一个三分地大小的鸡栏,又留出两亩地,用来做鸡活动的范围,当然,这地也不会浪费,虽然是荒地,但是在上面种上玉米跟高粱还是十分合适的。

剩下的土地,柳蔓儿便想着用来摘果树,嗯,梨树、桃树、桂花树、李子树,这些树木既好看,等长大了,还可以结果。

而且等这树长大了之后,她的鸡便可以放养在这树下了,鸡吃虫,鸡的排泄物为树木提供营养。

当然,作为一个要大力发展养兔子事业的人,她还没有忘记留一亩地用来做兔舍,让这些人帮忙挖坑该低矮棚子的时候,这些人都有些不解,不过他们也只是随口一问,柳蔓儿就是直接跟他们说是用来养兔子,他们也不信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