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猎杀黑熊

这一次,柳蔓儿跟叶远又来到了这山里面,是老山坳的村民特地请叶远去帮忙对付一只熊瞎子。

这熊瞎子也就是黑熊,柳蔓儿觉得这虎叶远都能够搞定,熊瞎子,应该不在话下,两人便欣然前往。

前段时间,叶远给自己打了一把石锁,每天早上他都会在院子里面锻炼身体,大冬天的,他也不怕冷,所以柳蔓儿觉得,练武之人不易,真的是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,叶远有这力气与箭术也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夫。

有段时间,柳蔓儿最喜欢的事情便是躺在床上、裹着被子,打开小窗子,看着叶远在院子里面锻炼身体,他打着赤膊、光着膀子,看起来英武不凡。

这力气就是要练的,柳蔓儿自觉从前她的力气还算大,但是自从叶远回来之后,她几乎没有做过什么重活,于是乎,她的力气便少了很多。

她有时候也想要去练练,但是叶远的石锁重达百斤,她要提起来又实在是困难,嗯,最主要的是,她懒。

言归正传,柳蔓儿跟叶远去猎杀这黑熊,主要是因为这山上很多的人都被这种熊给伤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山上有猎人,但是几次都铩羽而归,所以村子里面的人才想到了叶远。

叶远跟柳蔓儿到老山坳之后,依旧是住在这李老伯的家中,李老伯一家盛情款待,但是叶远跟柳蔓儿自己打了猎物,每次来,都自带菜,所以也不怕麻烦李老伯两位老人。

快过年,这李老伯的儿子还没有回来,柳蔓儿两人自从跟这李老伯一家熟识之后,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儿子,但是这年关是正忙的时候,他家儿子应该也不会回来。

柳蔓儿这次来,除了给这村子里面打熊瞎子之外,也是给这李老伯一家送了两块鹿皮过来,这鹿是上次叶远偶然猎到的,也是跟柳蔓儿去深山之中的收获,如今柳蔓儿一家已经穿上了舒舒服服的鹿皮鞋。

这鹿皮鞋防水又柔软,穿着非常的舒服,柳蔓儿想到常常来这山中打扰李老伯一家,便也给他们送了两块皮革过来。

这大冬天的,如今柳蔓儿早不穿那千层底做的鞋子了,她除了鹿皮鞋之外,还有兔皮鞋,大冬天的,她还有兔毛做的衣服,毛毛的衣领,穿起来既漂亮又舒服。

嗯,这都是勤劳的猎人叶远的功劳。

每次去卖这些小动物的时候,叶远都会将皮给剥下来,他将这皮处理好,然后将这皮保存下来,一开始柳蔓儿还不知道他留着这些的用处,如今冬天到了,他从前攒下来的皮革便有了用处。

方氏用这皮给一家人做了鞋子,柳蔓儿给一家人做了手套,这兔皮手套很是柔软,无论是干活还是怎样的都不怕冻着手了。

柳蔓儿还特点给叶枫跟柳福生做了半截手套,这样方便他们写字,方氏看了,直道她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的手法。

柳蔓儿便笑了,道:“我们脚冷了,可以穿袜子、厚鞋子,手冷了,自然也可以戴手套嘛,而且戴着这手套又不妨事。”

除了这兔皮手套外,她还做了棉布手套,方便在做不同事情的时候,戴不同的手套,兔皮虽然柔软,但是有些时候还是没有那么灵活,棉布手套则是不一样了,贴着皮肤,非常灵活。

只是叶远作为猎人,上山打猎的时候不能够戴手套,柳蔓儿便给他做了护掌的,将手指都露出来,只盖住手背,这样虽然作用不大,但是也比什么都不戴要好,好歹是柳蔓儿的心意,他当然不会拒绝。

实际上,叶远根本就不冷,一到冬天,他一身就暖的如同火炉,柳蔓儿晚上睡觉是一定要他先暖好被窝的,夏天的时候,她嫌弃他体热,躲得远远的,但是冬天的时候,她却是忍不住要将他楼的紧紧的。

嗯,叶远觉得冬天真是他的幸福时光。

柳蔓儿从前挺讨厌冬天的,不过现在也没有那么讨厌了,冬天到了,无非就是多穿两件衣裳而已,其它的也不妨事。

在李老伯家住了一晚上之后,第二天叶远便带着柳蔓儿去山上抓熊,村里的猎人走在前面,帮着叶远两人指路。

不过他们只能够大概知道这熊瞎子出现的位置,却是不知道这熊的老巢究竟是在哪里。

当众人在这熊瞎子常常出没的地方停滞的时候,柳蔓儿便开始侧耳细听这熊瞎子的位置来,叶远扬了扬了手,示意大家安静下来。

说话声、争论声渐渐的停歇了下来,叶远示意众人不要走动,当他们都安静下来的时候,仿佛万物具静,柳蔓儿只听得到树叶落下沙沙的声音,渐渐的,这声音在她的耳边越来越响,她听得也越来越远。

有呼吸声落入了她的耳朵,这是众人摒弃凝神的声音,渐渐的,轻微的呼吸声便进了她的耳膜,柳蔓儿便示意大家不要动,她认定一个方向,朝那边而去。

这声音越来越响,柳蔓儿这才确定,便对叶远说道:“相公,这边来看一看。”

叶远走向前去,众人也动了起来,踩着枯叶的脚步声十分纷乱,很快就盖过了这呼吸声,柳蔓儿便道,“大家现在原地等待吧,背靠着背以防万一,还请不要走动,我们去去就回。”

带着叶远朝前面走去,柳蔓儿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,然而,好像总是有一阵阵的呼吸声朝她的耳朵传来,她时不时的停下来,确定方向,然后再往那边追去。

走了不远,柳蔓儿便看到了一棵大树,她的嘴角露出笑来,道:“那黑熊应该就在这树洞里面睡觉呢。”

叶远一看,这棵树完好无缺。

柳蔓儿便带着他绕过一圈,果然看到了一个树洞,叶远拉弓射箭,朝黑咕隆咚的树洞里面射去,一声怒吼声便从这树洞里面传了出来。

听到声音的村民也纷纷的朝这边看来,等他们赶到的时候,这黑熊已经从树洞里面出来了,见到叶远跟柳蔓儿两个罪魁祸首,这只黑熊更是怒哄着朝叶远冲来,叶远再次拉弓射箭,正中这黑熊的咽喉。

可怜的黑熊,好好的在家睡觉,却遭来无妄之灾,如今更是命丧于此。

见到这黑熊已经被叶远射杀,村民们欢欣不已,看到叶远,更觉得好像是看到了神射手一般,大家将这黑熊抬到了村中,叶远本来是受邀来为他们驱逐黑熊的,见到他们都这样的开心,便也没有独占猎物,只是任由这老山坳的里长分配。

里长将作为荣誉的黑熊皮分给了叶远,然后说要给叶远银钱,叶远拒绝了,这里长便让叶远跟柳蔓儿留下来吃饭。然后他们抬着着黑熊的尸体祭祖,保佑来年风调雨顺。

接下来便让村民们举行宴会,好像是一个了不得的节日一样。

下午的时候,村民们便忙碌了起来,他们在祠堂外面摆上桌子,各家各户都拿了碗过来,又是杀鸡、又是烹羊的,十分的隆重。

柳蔓儿从来都没有看过这种场景,大家穿着鲜艳的服装,一起吃饭,看起来热闹无比。

吃完饭后,便是开始了篝火晚会,他们还一起跳舞呢,虽然柳蔓儿也看不懂,但是一般是男人上去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艺,女人上去展示一下自己的妖娆身姿。

柳蔓儿发现,这个村庄里面还有不少的年轻女人咧,不过她们全部都想要往叶远身上靠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想要跟自己争抢丈夫不成?这是柳蔓儿不能够容忍的事情,所以她坐在叶远的身边,向大家展示她的主权。

但凡有羞羞答答向叶远敬酒的姑娘,都被她一把夺过杯子,“来来来,这位姑娘,我跟你喝!”

最后柳蔓儿喝了好多酒,叶远很担心的看着她,但是她却是没有丝毫醉意。

渐渐的,大家便注意起柳蔓儿来,认为柳蔓儿是一个女中豪杰,怪不得可以配叶远这样的少年英雄,那些向前来同柳蔓儿敬酒的人,也被柳蔓儿给吓到了。

这个姑娘好是好,就是有些善妒。

里长在心中暗暗评价柳蔓儿。

但是,柳蔓儿最不怕别人说的就是她善妒,她就是善妒,最好她的东西,她的人,谁都不要过来染指。

因为这篝火宴会闹得挺晚的,所以晚上叶远跟柳蔓儿又只能够住在李老伯家了,老婶子要给柳蔓儿煮醒酒汤,柳蔓儿却说不用麻烦。

虽然看着柳蔓儿为他吃醋,帮他挡酒的感觉非常好,但其实叶远一直担心柳蔓儿会不会一头摘倒下去,可柳蔓儿的精神却是非常好,好像她喝的是水,而不是酒。

“蔓儿,你喝酒怎么这么厉害?”睡觉的时候,叶远实在是忍不住发问了。

“这算什么!”柳蔓儿却是笑了起来,好歹原主也是一个山里姑娘,还怕喝酒?

柳蔓儿家从小就穷,山里的,天天都要上山干活,冬天又没有御寒的衣服,冷起来怎么办呢?只能够吃烤酒剩下的糟糠,好歹这烤酒剩下的高粱还有点酒味,多吃点,也会像酒一样,全身发热。

毕竟酒是一个珍贵的东西,山地贫瘠,很多东西种不出来,只能够种些高粱,这高粱,便是柳蔓儿家的主要经济来源,高粱可以烤酒卖。

但农家,烤酒剩下的糟糠从来都不是用来扔的,要么给鸡吃,在穷的没法子的时候,人也吃。

柳蔓儿不爱喝酒,也不喜欢吃这样的高粱,酒味重,又粗糙,割的人喉咙生疼,但是从前是没有办法,吃的多了,再喝酒,便如同水一般,没感觉了。

这些记忆深深的刻在柳蔓儿的脑中,即使原主从前是个傻的,但是这些却忘不了,毕竟,她拥有原主的全部记忆。

“下次少喝点酒,女人喝多了不好,烈酒伤身。”叶远便说道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,一堆女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你,我得告诉大家,你是的我的,她们看都不能够多看一眼,想都不能够想。”柳蔓儿气哄哄的说道。

“这个你也要怪我啊。”叶远有些无奈。

“当然怪你。”柳蔓儿不讲道理。

叶远只能够妥协:“好吧,这都是我的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