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中秋节

柳蔓儿转身离开之时问芸娘:“芸娘,你还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吗?不如收拾一下,今天跟我去我家?”

芸娘还没有说话,刚刚去请芸娘的这个小丫头倒是将一个干瘪的包袱递上来了,“主母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接过这包袱,芸娘险些掉下泪来,她强撑着眼泪,走出店铺门外。

“叶掌柜慢走啊。”这钟王氏一边数着钱,一边跟柳蔓儿打招呼。

她喜滋滋的道,幸好没有将芸娘卖掉,卖给一个鳏夫才二两银子,这下去给别人家当绣娘,一年就是六两银子,划算!

出了门,芸娘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听到身后小声的抽泣声,柳蔓儿忍不住伸出手,搂搂她的肩膀,说道:“你放心,芸娘,你去到我家,我娘她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,只要好好的教导她们便可。”

“是。”芸娘点点头,“叶掌柜放心。”

“不用讲这些虚礼,你既然来到我家给我家的两个姑娘当绣娘,那就是她们的女夫子,也是我的朋友。”柳蔓儿说着将她带到铺子里,请她喝完一杯冰果汁之后,她也将东西收拾好了。

跟柳云生打了一声招呼,柳蔓儿带着两个丫头捎上芸娘,一挥马鞭,便离开了县城。

轻轻的撩起轿帘,芸娘有些羡慕的看着柳蔓儿,一个女子能够活的这样的恣意潇洒,真的让人羡煞呀。

出了县城,一路上便都是田园风光了,芸娘从小便是住在县城,这样的绿色悠然的景色让她的心情都好了一些,渐渐往村里面走,马车到一户看起来比较大气的人家门口停了下来。

帅帅轻车熟路的从马车里面钻出来,跳到里面去就门打开了,两个丫头也都从马车上面下来,芸娘便知道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。

“你们带着芸娘去前厅坐着,跟我娘说一下,我将马车停好便过来。”柳蔓儿吩咐道。

她自己将马车卸下,又将马牵到马棚里面拴好,叶荷跟草儿听到声音跑了过来,柳蔓儿便将马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。

“喏,这是给你们买的绣花工具,都放自己房间里面摆着去吧。”柳蔓儿将绣绷、针线等递给他们,自己则是帮忙将两个架子搬到了书房里面。

日后到书房里面授课,倒是也方便。

做好了这一切之后,柳蔓儿才出来陪客,又向芸娘介绍了叶荷两人,“这是我的小姑子叶荷,这是我的妹妹草儿,你日后主要就是教她们学习绣花的技巧,你有什么事情,也直接找她们便是。”

芸娘点点头,两个小丫头也过来跟自己这位女先生见礼。

“怎么不见娘亲呢?”柳蔓儿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“哦,今天嫂子你们回来的早些了,所以娘亲还没有回来。”叶荷便回答。

柳蔓儿点点头,担心有自己在这里,芸娘会有些不自在,便让两个姑娘在这里陪着她们的女先生,又是让两个丫头去后院烧水做饭,自己则是在屋子里面翻翻找找,拿出一些蔬果来招待芸娘。

黄昏时分,方氏终于回来了,她平日里偶尔会在老宅,看看春花婶子她们做工,或者给她们送去一些西瓜、茶水等等,偶尔也会去腌制皮蛋,每天忙忙碌碌的,也没有闲着。

见到与芸娘,她有些奇怪,柳蔓儿便同她介绍了,听说是柳蔓儿请来的绣娘,方氏脸上的笑容比之前更加的热切了,倒是让芸娘有些受宠若惊,她何尝有过这种被人尊敬的待遇?

晚上一起吃饭,柳蔓儿安排芸娘住在楼上,就在草儿他们隔壁,也不算是亏待了她。

第二天,叮嘱了方氏一番,柳蔓儿又去县城铺子里面了。

忙碌的时间过得倒也是很快,芸娘也慢慢的习惯了在叶家的生活,她还是挺满意的,就教这两个丫头绣花,事情也不多,看到她们两个在学习字,芸娘偶尔也会过去看一下,教一教。

早上,叶荷跟草儿都会做些家务,芸娘有时候也会帮忙干点轻松的活计,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凉亭里面,吹着凉风习习,听着蛙声片片,看着莲叶池池。

柳蔓儿天天忙碌没有享受到的东西,倒是让她享受到了,不过柳蔓儿晚上回来也喜欢坐在凉亭里面乘凉,摆上一些瓜果,大家吃着东西、聊聊天,挺好的。

农忙已经过去了,这几天叶枫跟柳福生两人又去学堂里面上学了,柳蔓儿考了一番他们的学问,觉得非常不错,尤其是叶枫,四书五经已经是能够流利的背出来的,柳福生也不错,去县城没多久,字也已经认全,如今也开始学一些诗词歌赋了。

他们两个去县城,柳蔓儿让他们两个回到铺子里面住,这铺子后院的小房间有两间,一间给柳云生住,一间则是给他们两个住。

柳蔓儿也交代了,没事的话,让他们也教柳云生学两个字,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柳云生经常跟这会认字的人在一起,想必也总会受到一些感染。

柳云生也可以感染到他们,因为他很勤劳,自从柳蔓儿帮他买了弓箭之后,他每天早上都会起床在院子里面练习一阵,叶枫跟柳福生便也跟着他早早的起来练习箭术。

等到柳云生开始烧火做饭的时候,叶枫两人便开始晨读背书,然后柳蔓儿等人过来,一起吃了饭,他们两个便各自去学堂了。

之前镇上抄书的活计,因为两人到县城来了,所以已经推拒了,柳蔓儿觉得应该在县城再给他们找一个抄书的活计的。

在她的眼中,这抄书优点多多,免费看书,免费得到一本书,还可以免费的练字。

像叶枫,虽然小小年纪,但是字已经是写的非常不错了,至少如今已经赶的上柳蔓儿了,跟她写的一首娟秀小字相比,叶枫的字更有风骨。

毕竟柳蔓儿的毛笔字也就是已经练过一两年而已,若不是前段时间也抄过一段时间的书,她的字写的更差,对于叶枫这个苦读的学子来说,她是真的比不上的。

这县城机会更多,不过就是一份抄书的活计,不怕找不到,柳蔓儿让叶枫自己去找,她就不掺和了,毕竟这叶枫也长大了。

说起来倒是有大半年没有见到叶青了,因为柳蔓儿来县城开铺子,所以跟那镇上酒楼的生意往来倒是少了,每天家里面出产的这些鸡蛋等物,她可以自销,家养的兔子,她每天也都会捎上两只卖给县城的酒楼。

许久没有见到他回来,柳蔓儿最近很忙,也没有问他最近的情况,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,不过他不是小孩子,也用不着自己来操心,只要他不走歪路便好。

一眨眼,就快到八月十五了,这是个团圆的日子,柳蔓儿特地放了柳云生两天假,让他带着草儿回去跟家里面团圆一下。

至于柳福生,柳蔓儿则是问了他的想法,他现在虽然是叶家的人了,不过如果他想要回家的话,柳蔓儿自然也不会阻拦。

有两三年没有回去了,柳福生也想要回去看看,柳蔓儿便让柳云生将他也带上,又让柳云生带了许多的礼物回去,她自己就不回娘家了。

如今叶远不在家,她作为长嫂,这叶家的事情有够她忙。

团圆的日子,她也给自己放了假,下午早早的就关了门,从县城买了东西,又买了许多的花灯,带回去妆点一下院子,喜庆喜庆。

这天柳蔓儿也是给芸娘放了假的,不过芸娘显然是不想回娘家,便也跟柳蔓儿他们一起过中秋了,叶青尽管之前跟柳蔓儿有些小矛盾,但是中秋节还是回来了。

都是一点小事,柳蔓儿也不跟计较,对他一如往昔,看起来叶青倒是也成熟了一些,这次回来,倒是也没有跟柳蔓儿红脸,也没有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,对柳蔓儿倒是颇为尊敬。

柳蔓儿看到他真的长大了,觉得挺满意,这样也好,距离产生美,可能天天在家中相看两厌,但是离开了,再面见,就好像见到一个久违的老朋友一般。

只是看着天空圆月,柳蔓儿有些想叶远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,除了信件上的只言片语之外,她不知道他的任何消息。

听说他已经到达前线了,最近都不能给写信回来,因为没人送信了,而且从前线传来的信件,很多都会丢失,自己寄给他的信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。

不过此刻他可能也是坐在戍边,看着天空圆月吧,嗯,透过月亮,柳蔓儿仿佛看到叶远的脸来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“也不知道远儿怎么样了。”方氏叹息一声,终究是提起叶远来。

“他好着呢。”柳蔓儿笑着说道:“只是最近军队里面忙,所以不能够写信回来。”

“那他现在在前线打仗了吗?”方氏没没想到那一幕,总是觉得有些揪心。

“没有。”柳蔓儿回答:“他们现在正在行军呢,听说要去另外一个地方驻扎。”

“那就好,不打仗就好。”方氏连连点头,她最怕的就是战争。

柳蔓儿也笑,没有战争,就没有和平,没有前线的血腥厮杀,就没有后方的太平安宁。

只是团圆之夜,好日子,想到这些未免有些不妥,柳蔓儿便提议大家猜谜语、行酒令,将这些愁苦的思绪给带过去了。

猜谜语是大家都喜欢的,即使是乡下妇人也都会几个谜语,方氏听到柳蔓儿的提议倒是也挺有兴趣的,她出的谜语大都是打一物,尽管柳蔓儿等人曾经可能听了多遍,但是都不说,笑嘻嘻的看等着这些小朋友的揭穿答案。

叶家人有些少,柳蔓儿让这些丫头们都参与进来,她又准备了一些小礼物,绣帕、荷包、针线、毛笔等等,但凡是猜中的,都可以任意挑选一件礼物。

有了礼物做噱头,大家玩的更加开心,方氏作为出谜语的人看着这些都抢着回答,也很有成就感,脸上一直都带着笑。

看着大家都开心了,柳蔓儿便也开心了,等到赏月宴席散后,她让人收拾好残局,打扫干净卫生,自己则是回房间休息去了。

中秋节,天气已经有些凉爽了,柳蔓儿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,打开窗子,看着天边的月亮,她悠悠的叹了口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