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胡椒猪肚鸡

一晃来到这里也有一年半了,这一年半她真的是收获了许多的东西,最重要的倒是不金钱,而是感情,她也渐渐的熟悉了这里的生活,学到了许多的东西。

虽然这古代相对于前世,生活有诸多的不方便,但是也有诸多比前世好的地方,比如说新鲜的空气,清新的环境。

还有……

她喜欢的人。

真想去前线看一看呀,但是一个女人去前线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了,她想着等过年吧,过年天气凉了,如果叶远不回来,自己就去找他。

反正如今自己会射箭,力气也不错,反应也灵敏,还会骑马,应该挺安全的。

不过她这种想法她只是存在心中,谁都没有告诉。

这几天下了一场雨,天气便彻底的凉了下来,柳蔓儿也不再制冰卖了,少了一门生意,虽然店铺其它生意又开始好了起来,但所赚的钱还是比以往少了足足三分之一。

卤味这东西百吃不腻,就是贫寒的人家也舍得过来买一个暖呼呼卤鸡蛋,或者拿三个自己家里面的鸡蛋来换两个,但问题是它赚钱不多,不如制冰那般暴利。

天气有些凉了,这几天方氏的身体不太好,有些反胃呕吐,找大夫看了,说是她胃寒没什么大事,让她去药堂买一些胡椒给方氏早晚煎水喝。

这胡椒本来就是味辛的东西,有散寒暖胃的功效,方氏喝了几天之后,胃口倒是好了起来,看着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不过方氏的肠胃一向不是很好,柳蔓儿想着吃胡椒猪肚好像对这方氏病挺好的,今日从县城回来的时候,特地去市场买了一个猪肚回来。

说起胡椒猪肚,又让柳蔓儿想起一道好菜,胡椒猪肚鸡!

所以索性她又让人杀了一只鸡,将鸡毛拔光,鸡肚子里面的东西掏出来,洗干净,塞入红枣、枸杞,桂圆等物,然后将猪肚切成条放入这鸡肚里面,用牙签将它缝合起来。再加入胡椒粉、盐,一起炖汤,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这胡椒猪肚鸡便炖好了。

端上桌子,一揭开锅盖,便是芳香四溢,这汤底都成了乳白色,喝一口,既香又暖,非常的舒服。

“不错,还是我家蔓儿会吃啊。”方氏尝了一口汤也是连连点头,道:“这将胡椒加到汤里面倒是没有人尝试过啊。”

“我想着这吃啥补啥嘛,娘亲您的胃不是不舒服嘛,吃猪肚准没错,看着您天天喝胡椒汤,我替您难受,所以就将它加入了这猪肚里面,又想着这几天您都没吃好,索性杀了一只鸡给您补补,没想到放到一起煮,味道倒是挺不错的。”柳蔓儿笑着说道。

“你这孩子真是孝顺,有你这一份孝心,娘亲觉得这汤更加的好喝了。”方氏笑着说道。

“好喝您就多喝点。”柳蔓儿说着拿起方氏的碗,给她又舀了一勺子。

但是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喝汤的时候,柳蔓儿心中却是又打起了算盘来,这胡椒猪肚鸡可是一道名汤呢,在这冬天喝起来最是有味道了,更何况,它养胃、补身子。

不然自己开一家酒楼,专门以这胡椒猪肚鸡为噱头?

正好开了这么久的铺子里,手中也有了一点余钱,柳蔓儿便盘算了开来。

她开一家酒楼,请两个厨师,至于如今小吃店里面的生意就让柳云生先帮忙看着,再让飞花、飘红两个人都去小吃店里面帮忙,反正那些事情他都会做,然后也是时候买一房下人、几个管事的来了在酒楼里面打打杂。

到时候这个小吃店也可以跟酒楼合并起来,小吃店就开在酒楼的旁边,就不用这么多人,这么的麻烦了。

柳蔓儿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,想了之后,便准备去做了。

首先她去找了吴管事,将这件事情跟他说了说,她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他或者是颜家的帮助。

之前柳蔓儿的小吃店跟他一起合作,让他也赚到了不少的钱,如今柳蔓儿要拉他开酒楼,他却有些迟疑了起来。

因为他说,他毕竟只是颜家的家奴,一些小铺子尚且能够照看的到,像酒楼这种大店,他也是没有法子,若是有人来闹事的话,他绝对是顶不住啊。

而且吴管事说了,柳蔓儿这个小吃店之所以能够这么的安宁,全是因为有自家的少爷在后面帮衬着,所以柳蔓儿给他的钱,他实际上大部分也给了这自家少爷。

“那不然麻烦吴大哥您跟你们家少爷说说?正好如今对于开酒楼的事情也只是有个章程而已,很多的事情也不懂,颜家少爷人脉广,给我介绍两个出色的厨师也是很不错的。”

柳蔓儿听到吴管事这样说,便索性打蛇随棍上。

她的胡椒猪肚鸡,这样好一道菜,若是不能够让别人吃到那真的是太失望,而且她的烤鸭,在店铺面趁热吃也是最有味道的,已经不止是一个人遗憾说这烤鸭不能够趁热配酒喝了。

更何况,她的香菇也种出来了,第一茬都可以收割了,到时候她的店里面又比别人多了一个山珍,还要她自己养的那些兔子,也不用卖给别人了。

自产自销的皮蛋,她种的茭白跟荸荠,甚至还能够帮乡亲们卖一点菜,冬天来了,也时候种出她的大棚蔬菜了。

去年的时候刚来,了解了解这个世界,好好的跟家人相处,今年,她觉得她小小的发展一下。

只要一想到,到时候这大冬天的,若是这县城的人在她的酒楼吃饭,可以围着一张圆桌,喝着暖呼呼的汤,再烫着夏秋天才会出现各色的青菜,沾上酱,想想就是美味啊。

若是她的酒楼开起来,生意想不好也不行哪。

只是,要开起这酒楼,还差那么一点点的助力,你想法再多,生意再好,没人帮衬也不行哪。

如今街上的地痞流氓特别多,最喜欢的就是找这些店家的麻烦,尤其是做餐饮的,若是得罪了他们,今天往你的菜里面放一只蟑螂,明天往你的汤里面放一只老鼠,那真的是烦不胜烦。

柳蔓儿的店铺旁边的酒楼就经常遇见这种情况,时不时的有人捣乱,听说这家店还是交过保护费的店家,好像也有一点小后台,都被整成这个样子,那自己这种人开店,那还得了?

其实,若是她豁出去也不怕他们,问题是她只是想要安安心心的赚钱,没空跟他们整这些妖蛾子。

如今她没有后台,她所能够想到的全部方法就是让利,跟别人合作。

这颜家在这黎阳县被称为颜半家,意思是说,他们家的府邸、田庄、生意等占据了这县城的半壁江山,听说他们家在郡城、府城、甚至是京城亦是有人,因此在这县城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,无人敢惹。

若是能够跟颜家合作的话,柳蔓儿就能够安安心心的做生意了,到时候也可以依附与颜家发展到郡城甚至是府城,直到自己有了实力,足够自保。

“妹子,我发现你这心还挺大的呀。”吴管事听到柳蔓儿的话后,却是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柳蔓儿心中一怔,忙道:“吴大哥你放心,就算是跟你家少爷搭上了线,我也不会忘记你的,不说小吃铺的红利依旧给您,就是我的酒楼开起来,每月都给您十两银子的红利!”

十两银子不算少了,这吴管事在颜家辛辛苦苦当差一年,也不过就是才十两银子罢了,柳蔓儿一开口就是给她十两银子的红利,这对他来说,也是一种诱惑。

“叶家妹子啊,这可是十两银子,你可要想好了,万一你那酒楼一个月还赚不回十两银子呢?毕竟你若是想要跟我们家少爷合作的话,自然也是要让利给我们少爷的。”吴管事说道。

“那不如这样,事情一成,我个人给您一百两,不过是这一百两银子我先给您五十两,剩下的明年再给您。”柳蔓儿便说道。

“好,既然这样,那我去试试,不过成不成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吴管事说道。

柳蔓儿便又说道:“事情就算是不成的话,我也给您十两银子的辛苦费,还麻烦您去帮我说道说道。”

“好吧,看在叶掌柜你这么诚心的份上,我便帮你去说说。”见到有利可图,这吴管事总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“谢谢吴管事。”柳蔓儿真诚的同他道谢。

虽然要花钱,但只要事情能够办成,银钱倒是小事了。

听说这颜家,如今颜家少爷的权利挺大的,自己若是能够跟严家少爷搭上线的话,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。

就是不知道吴管事这事情能不能办成了,就算是这颜家少爷答应见自己一面也好,这样自己也好跟他说道说道,就怕他因为自己是妇人,所以不待见自己。

回自己铺子的路上,柳蔓儿还是有些忐忑的。

如今飞花跟飘红两人都在铺子里面帮忙,所以柳蔓儿倒是清闲了下来,她一整天都在捉摸这件事情了。

最后觉得这样不行,便又一个人躲在阁楼上面琢磨这些菜谱,前世吃过不少的名菜,可是偏偏她以前是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人,如今倒是会做又会吃了。

一个人在纸上写菜名,香菇肉片、香菇滑鸡,这两道菜其它的店里面应该比较少,毕竟香菇难寻,她这里可是独一份。

招牌菜,胡椒猪肚鸡、烤鸭,光是这两样便可以吸引不少人了,然后她冬天有时兴的蔬菜,完全不用愁生意不好。

嗯,再来一道红烧狮子头、虎皮兔肉、干煸豆丁、宫保鸡丁、烧鸡公,血鸭……

柳蔓儿将她前世吃过的菜名洋洋洒洒的列举了一张单子,数一数几十道菜名,再加上一些家常小菜、凉菜,这里特有的一些菜等等,起码得上百道菜,看到这些,她对她开酒楼这件事情完全不用愁了。

既然颜家少爷还没有过来找她,那么她便先去整她的菜园子吧,不然等冬天真的来了,酒楼开起了,菜没有种出来,那就好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