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通知

见到柳蔓儿回来,方氏是又惊又喜,问道:“蔓儿,你没有去通知他们吗?”

“我让帅帅去了。”柳蔓儿回答:“这黑灯瞎火的,我实在是看不清楚路。”

“帅帅能够找叫醒他们吗?”方氏有些担心。

“我是让帅帅去找小湾村的一个朋友,是王地主的儿子,以前我带着小荷她们去外面玩的时候,去过他家,所以帅帅应该会走。”柳蔓儿回道。

动物的识路能力要比人好,这山路最适合帅帅走了,想必它的速度要快上很多。

“那就好。”方是点点头。

柳蔓儿将锣鼓还给了里长,又将这件事情跟他说了,里长也是点点头,叹息一声,他现在也没有多大的功夫管别人村子的事情,自己村子里就够他忙活的了。

刚刚下面有村民带消息来,说是村子里面有户落尾的人家已经被马贼给抓了,大家都叹息,有说那家人是因为带了太多的东西,所以速度太慢。

眼下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情况,不过大家都知道,他们凶多吉少。

晚上天气有些冷,又加上害怕,众人都是瑟瑟发抖,抱成一团,本来这青黄不接的时候,村民们也不富裕,这下又遭遇马贼,看着村子里面的大火,许多人已经是哭成一片。

柳蔓儿心中恨死了这些马贼,可却必须故作坚强安慰叶荷等人,方氏是一个柔弱的妇人,家中又没有一个男人,她必须的坚强起来。

其实也没有什么,不过就是房屋的损失罢了,银钱她已经带出来了,相对于其它的村民,倒是也还好。

她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帅帅能不能够成功的通知到王子安,若是没有的话,等这马贼腾出手来去他们的村庄,那小湾村就可就完了。

在柳蔓儿为他们祷告担心不已的时候,帅帅也已经摸到了王子安的房间,幸亏上次柳蔓儿带着它来过王子安家一次,否则的话这次它还不能够顺利的找过来。

王子安此刻正在酣睡,突然感觉有人东西在扫他的脸,他吓了一跳,睁开眼,见到两个黑漆漆的眼珠,即使是不信鬼神之说的他,一瞬间也吓得大叫了起来。

“少爷,你怎么了?”他这一叫,外面守夜的丫鬟便醒了过来,连忙掌灯走进来,王子安也恢复了正常,借着灯光,这才看到面前是一只猴子。

“哦,你是帅帅啊,你半夜来干吗?吓死我了。”见到是帅帅王子安松了一口气,帅帅吱吱的叫着,有些坐立不安,王子安便问道:“难道是叶嫂子打你了?”

帅帅仍旧是摇头,将自己的脚给他看,王子安看到上面的布条,便问道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“吱吱。”帅帅叫了一声,急的不得了,最后自己将脚上的布条给扯下来,放到了王子安的面前。

王子安觉得有些奇怪,接过来,打开一看,上面是鲜红的五个字:“马贼来,速走!”

“什么?马贼?”王子安看到这布条也惊呆了,帅帅见到它的任务已经完成,便又从窗户里面跳出去了。

“怎么了,少爷?”一旁掌灯的丫鬟,又问了一句,“刚刚那只猴子是?”

“有马贼来了,你快去通知我爹,我去叫里正。”说着王子安便披上衣裳,急急的往王老爷的卧室而去。

王老爷正同他的小妾翻云覆雨一番,刚刚满足的歇下,就听见外面的丫鬟叫喊他,心中非常不悦,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老爷,小少爷说有马贼过来了!”丫鬟在外面焦急的喊道。

“什么马贼,明天再说。”王老爷说着又要歇下,但,刚刚一躺下,突然猛地坐起来,“你说什么?马贼?”

“对,少爷已经去通知里正去了。”又一个丫鬟战战兢兢的回道。

王老爷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,却是急急忙忙的从床上坐起来,穿好衣裳,便是要收拾家中细软。

“老爷怎么了?”一旁的小妾也醒了过来。

“马贼来了,快收拾东西。”王老爷急急的说道。

整个王家大院都沸腾起来了,王子安又通知了里长,王子安是地主的儿子,虽然平日里有些混不吝啬的,但是对于他,他还是信任的。

又见到这带血的字条,他也没有多想,一边让家人收拾东西,一边便是去通知村民。

刚刚将村民敲醒,村民们正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的时候,马贼就过来了,听到马蹄的声音,众人也顾不上太多,连忙收拾细软四下散开跑去。

“这两个村庄怎么好像都得到了消息?”一旁的马贼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“前面一个村庄人都跑了,肯定有人来这个村庄报信了,不管它了,反正有这么多的东西已经不错了。”这个领头的马贼说了一句,又说道:“跑了也好,省的老子的刀下又添亡魂!”

说着便是策马往村中跑去。

见到有什么贵重的东西,他们便翻走,若是什么都没有见到,索性将火把一扔,四下便烧了起来。

柳蔓儿看到小湾村也有了火光,心下便是一惊,然而这个时候,一个东西却是跳到了她的身前来。

柳蔓儿定睛一看,见到帅帅前爪上的东西已经被取掉了,便问道:“帅帅,你通知他们了吗?”

“吱吱。”帅帅应了一声,柳蔓儿便稍稍放心了下来。

只希望他们能够跑得及,当然,一些财物损失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情了,幸好,村民们的农作物都已经种下去了,只要再熬过一段时间便好。

这一夜不太安宁,没有人能够睡着,柳蔓儿也是一宿无眠。

第二天,村里面都已经恢复了安静,原先的火光也已经湮灭,但是村民们仍旧是不敢下山,生怕马贼还没有走。

最后大家都将目光放到了柳蔓儿的身上,因为她有马,下去看看也没有什么关系,柳蔓儿是打算由自己去看看的。

然而,一些人的话语却是让柳蔓儿感觉非常的不开心。

一个村民说道:“我看,这马贼就是由叶柳氏给引来的,她天天在县城跑,被马贼看到了,以为咱们村子富庶,所以才会过来抢掠。”

这是什么逻辑,叶荷一听很生气,便尖锐的回道:“这跟我嫂子有什么关系?若不是我嫂子通知你们,你们现在能不能够活下来还不好说呢。”

“你这小丫头,你这是说什么话!”这个男人站起身来,狠狠的看着叶荷,又对村民说道:“大家说说,是不是这个理?以前叶家没有发达的时候,我们村子可是没有发生这个事情,我们这个穷困的村子,谁会过来抢啊!”

他这话得到了几个村民的应和,尤其是一些妇人,已经小声的说了起来。

他们本就是嫉妒叶家的钱财,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们不但不感激柳蔓儿通知他们的恩情,甚至要将这一切怪罪道柳蔓儿的身上。

这一刻,柳蔓儿心中也是怒意翻腾,甚至有了一种恶毒的想法:怎么不烧死你们呢!

叶荷听到这人的话,气的跳脚,又要出来帮柳蔓儿辩解,柳蔓儿拦住了她,道:

“你们要是这样说的,那干脆就别出这个村子了,直接躲到山坳村去算了,那种地方,保证马贼也上不去,那你们还修什么路啊?有路便会有人来!”

“更何况,这次若不是我送我家枫儿去读书,路过前面的村子发现了马贼,你们还能够安稳的在这里吗?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吧,不感激别人救了你的命,反而想将这次的灾难归罪到别人的身上,呵,真是可笑。”

众人无言以对,良久后,又有人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有马贼来,你为何不早点来通知我们?”

“我回家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里长,然后去村中通知各家各户,昨夜是马贼真的来了,若是没来,你们岂不是还要埋怨我风言风语诅咒你们?你们嘴上这么厉害,若是用在手上就好了。”柳蔓儿冷冷一笑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众人对柳蔓儿的话,又觉得十分不满。

“我的意思是,你们若真有能耐,昨夜就应该拿起手上的锄头、扁担,去跟马贼决一死战,保卫自己的财产跟村庄,而不是在这里跟一个长舌妇一样,多舌埋怨!”柳蔓儿毫不留情的骂了他们一句。

这些人便默不作声了,里长见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,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,道:“对,这件事情与叶远家无关,跟叶柳氏更是没有丝毫关系,将心比心,昨夜的事情大家的确是该感激她,要知道,他们家的损失是最大的。”

说了这些,里长又说道:“现在我们大家就在这山上也不是办法,谁去村庄里面看看,这马贼有没有离开吧。”

“我看肯定离开了。”众人说道。

“那你先去看看啊。”有人怂恿。

这人瞬间便焉了下来,本来之前大家是想让柳蔓儿下去看的,不过因为刚刚的争执,他们也不太好意思了。

柳蔓儿看了这样的情况,冷笑一声,也不主动请缨了,只是提议道:“我看不如大家一起去看,若是发生事情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这个?”里长有些迟疑,但是想了想,还是从村民中选出了一些年轻人出来。

又对着柳蔓儿说道:“叶远娘子,你的能耐大家都是看在眼中的,不如你同他们一起去吧。”

“我有什么能耐,不过就是柔弱的妇人罢了。”柳蔓儿回了一句,见面前这人毕竟是里长,也帮了他们不少忙,柳蔓儿自然是不可能不给他面子,看来他无奈的眼神,她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那好吧,我跟他们一起去。”

刚刚那些胡说八道的毕竟是小部分人,柳蔓儿虽然生气,但是也不会同他们一般见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