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美人计

因着没有马匪,百姓们又开始进城了,这几条路上的人又慢慢的多了起来。

此间事了,叶远便是要启程回徐州府城复命了,柳蔓儿也想要去府城看看,跟方氏等人商量好,打算到时候也跟着他去府城玩一个月。

好像自从到这里来,她还从来都没有悠闲自在的玩耍过呢,听说徐州府城那是极其繁华富庶的地方,烟雨朦胧风景秀美,她也很想要见识一下。

经过一年多的战争,由于叶远在战场上表现出色,如今已经是五品的定远将军,军衔不算高,但也不低,至少在地方上还是非常受人尊敬的。

府城那边已经给叶远安排了宅子,只等叶远等人过去入住了,柳蔓儿打算先过去看看,如果可以的话,到时候就回来,带着方氏等人一起住府城算了。

捷报刚刚发出去,还没有动身,叶远暂时在家中,周围的士绅地主不时过来拜会,就连县令大人也亲自来了一次,叶家一时风头无两。

大湾村出现了一位这样的大人物,里长自然是欣喜不已,大开祠堂,带领所有的叶氏族人一起拜会祖宗,祭告仙人。

方氏自然也是欣喜不已,在家中又给叶远的父亲上了长生位,带着柳蔓儿等人一起拜了好几回。

这段时间,天天都有人上门拜访,让柳蔓儿觉得烦不胜烦,还能不能让人过几分安生的日子了?不过方氏倒是整天笑盈盈,这是好事,是叶家大兴之兆啊。

等这些士绅豪强都过来拜访过之后,叶远总算是得到了空闲,可以好好的跟家人相处一番了,这天柳蔓儿正打算商量着同他一起去游玩,然而刚收拾好东西,还没有动身,就又有八百里加急的信件送上门来。

叶远受到信件之后,展开一看,见到正在收拾东西的柳蔓儿便是露出为难之色来,道:“蔓儿,这次恐怕不能够陪你去游玩了。”

“为何?”柳蔓儿话刚刚问出口,便是将目光放到了叶远手中的信件上,道:“可是上面有什么旨意?”

“上面说崇州发生兵乱,让我速速过去镇压。”叶远将手中的信递给柳蔓儿。

柳蔓儿接过信也不看,只是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又是你啊?”

听到这话,叶远也是苦笑不已,这次选择他去正是安郡王见他这次剿匪出色,之前在战场上也缕立奇功,所以才向今上举荐他的。

怪不得他说他将信让人送过去之后,许久都没有回音,原来是这缘故。

柳蔓儿将信打开看了看,见到上面将叶远一顿夸,然后才说让他速速领兵出发。

本来还商量着一起去玩耍的呢,这下她的计划又的泡汤了。

“你去哪我就去哪,这次你带上我吧?”柳蔓儿说道。

“从来就没有军中带妇人,我若是带上你,别人肯定都笑话死我了。”叶远并不想要带上她。

“你带上我嘛,就当我是你的女军师?”柳蔓儿悠悠的说道:“我的能耐你也知道啊,你看这次若不是我给你们出主意,你们还不一定能够这么快拿下这些马匪呢。”

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叶远点点头,沉吟道:“但我还是不能够带上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柳蔓儿有些生气,她一点都不喜欢夫妻之间聚少离多的日子,之前答应他去参军,她一定是被驴踢了脑袋,看着他天天在家,就觉得他无所事事,对他颇为心疼可怜。

结果,这些人家发达了,都不想带她这个包袱了。

“我之前答应让人你去参军,是想着日后你有了一定的地位,你到时候就算是去军中,也能够捎上我。”柳蔓儿有些失望的说道,“如果我知道你去哪里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带上我,那我绝对不会带应让你去的。”

“我可以忍受一年两年,三年四年,甚至五年六年,但是如果你永远是这样的话,那我该怎么办?”柳蔓儿有些颓唐的说道:“我难道一直等你到老吗?”

她不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耐心,如果这样的话,那自己还要嫁给他干嘛?突然心中有了一种绝望的情绪,她无奈的一笑,阳光透过窗格洒在她的脸上,留下了斑驳的影子,带着一点忧伤:

“反正我是你五文钱买来的媳妇,如果这样的话,我还你钱,你让我离开吧。”

叶远定定的看着她的眼,还是那双眼睛,那样的清澈透亮,可此刻,那澄澈如水的瞳孔中,却分明透着几丝忧伤,叶远也不禁是抿了抿唇角,艰难的开口问道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“是。”柳蔓儿脸上不带一丝笑意,表情严肃而又认真。

“既如此,那你还我吧。”

叶远的声音如同钝刀一般击中柳蔓儿的心脏,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,从身上掏出一个荷包来,重重的甩在叶远的身上,道:“还你!”

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去,然而这个时候,她的手却是被叶远一把拉住了,柳蔓儿回过头,道:“怎么,嫌少。”

“对。”叶远的表情也是肃穆而认真的,他对柳蔓儿说道:“你跟我来,我来同你算算账。”

他的话语听不出好歹,浑身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味道,让人无端端的生出一种畏惧来,柳蔓儿倒是不会怕他,不过见他走在前面,便也跟了上去,她倒是想要看看,他能够算出一个什么好歹来!

到书房坐下,叶远拿出一张白纸来,顺手拿起一只毛笔,在上面写了一个五文,他凝视着柳蔓儿,脸上不带往日的半分温情,淡淡的道:“一开始是五文对吧?”

“对。”柳蔓儿点点头,心中完全是愤怒,没有想到他会来跟自己算账。

“那你从前在我家吃住,十文钱一天,算吧?”叶远写了一个十,又抬头看着柳蔓儿。

柳蔓儿气的要死,恨恨的说道:“那我这段时间,照顾家庭,你难道就不作数了吗?”

叶远伸出手来,示意柳蔓儿稍安勿躁,道:“你从前吃住的钱我就不算了,毕竟你今年也有帮我照管家庭。”

“现在我们要算的就是这五文钱,按照利滚利的原则,你第一天欠我五文,第二天欠我十文,第三天欠我二十文,第四天欠我四十文,现在已经过来快两年半了,我算了算一共八百六十五天,你自己算算,你欠我多少钱了?”

叶远抬头看着柳蔓儿,他此刻严肃的脸,好像如同刀剑削出来的一般,越发显得冷冽,剑眉微蹙,乌黑的眼深邃如潭,薄唇微微抿起,浑身散发的气息,有种不寻常的气势。

柳蔓儿不由得觉得一阵心慌,杏眼盯着他看了几秒,突然就从他的嘴角瞧出了一种狡黠之意来。

“喝,原来你在这里等我是吧,连我住你家几天你都记得这样清楚,那好吧,那你就慢慢算,如果你能够算出来我欠你多少的话,我一分不少的还你,算不出来,不好意思,我分文不给。”

柳蔓儿不吃这套,叶远嘴角的那一丝浅笑便凝固在了嘴角,这个小女人,果然不好对付。

不过他也有妙招,便道:“那在我还没有算出来之前,你可不能走,不然我上哪里找你去?而且,我看你也不像是有钱人,我劝你还是选择肉偿吧。”

“那行,那你给我一次肉偿的机会吧?不如你这次带上我?”柳蔓儿知晓叶远是不想让她离开,才故意这样说,心中的怒意便渐渐的下去了。

索性她走到叶远的身边来,顺势的斜坐在叶远的大腿上,勾着他的脖子,剪水双瞳直勾勾的看着他,道:“将军,你这次就带上奴家吧?”

她声音本来就是清丽的,此刻故意压低的音调,娇软的语调,简直要将人的魂儿也给勾走。

见她坐了上来,叶远的身子不由得便是一紧,心中更是苦笑连连,面上严肃的表情更是瞬间破功,垮了下来,“蔓儿,你别跟我闹好不好?”

“我没跟你闹,你就说带不带我?”柳蔓儿说着又回归道原题来,“如果你不带我,我就跟别人走了,你看我这样风情万种,美貌动人,你舍得让我离开呀?”

柳蔓儿在叶远的耳旁轻声说着,微微呵出的热气,让人觉得痒痒的,连心也酥麻了下来。

她平常虽然不是那种低眉顺眼温顺的女子,但却一直都是规矩的,颇有些古灵精怪,这样主动的诱惑他还是第一次,但这一次,就让叶远觉得有些受不了,丝丝的馨香直往他的鼻息钻,他忍不住放下笔,大手将她一勾,揽入怀中来。

柳蔓儿抬头看着他,眉目间没有半丝旖旎之意,只是嘟起嘴,道:“你看,我都使出美人计了,你就不能够答应我这一次吗?”

“有一就有二,我觉得我这次答应你,下次你肯定还会用此计的。”叶远沉吟道。

“那你上不上当嘛?”柳蔓儿勾起唇,含笑看着他,又将柔若无骨的小手伸入他的衣襟,在他的心前画着圈,道:“你看你心都跳的这样快了,你分明也是舍不得我的。”

“因为我舍不得你,所以我更加不能够带你去了。”叶远沙哑着声音说道:“你怎么做,反正我都不会改变主意。”

“那行,那算了。”柳蔓儿瞬间收回脸,放开他,从他的身上下来,转身出去了。

叶远摸摸鼻子,觉得他现在真的离圣人不远了,坐怀不乱,这样的诱惑都能够抵挡,更何况,这是他喜欢的人哪,他居然不主动点,还惹她生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