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尘埃落定

“对,但是在我看来,钱没有人重要……”柳蔓儿微闭上眼,纤长的睫毛颤抖两下,再睁开时,挂上了两颗晶莹的泪珠:

“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钱可以买药治好娘亲的病,但是却治不好某人的心啊。妄我还以为,某人已经变好了,可是结果看来,还是一样的自私,不过没关系啊,俗话说得好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可是在我看来,人应该有所担当,有所为,有所不为!”

“这话你说对了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叶青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又何必听他们瞎扯,我们走吧!”陶夫人出言道,她可不想要面对这种戚戚然的局面,好像叶家是正义的一方,而他们是那等咄咄逼人的恶人一样。

“你们走吧,只希望灾难永远不会降临到你们头上!”方氏突然出声道。

“呈你吉言!”陶夫人心中恼怒,面上盈盈一笑,带着得胜者的趾高气昂,四人相携离去。

“二哥,你今天若是走出这个门的话,以后你就不再是我的二哥!”正在陶掌柜一家跟叶青四人要离开的时候,叶荷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,挡在了大门处!

“不是就不是,你以为谁稀罕呀!”陶夫人见到叶荷拦路,冷笑一声,道:“只是希望明年你们还能够笑的出来,你现在说几句好话,明年你乞讨到我家门口的时候,我说不定还会给你两块馒头!”

“滚!”叶荷小小年纪,却是颇有气势,她朝陶夫人唾了一口,然后死死的盯着叶青,“二哥,你一定要离开吗?”

见到这个一直被自己疼爱着的妹妹,叶青心头有些不忍,却仍旧是坚定的说道:“是!”

“那你走吧。”叶荷让开身子,等到叶青走后,她忽的朝他大吼道:“二哥,你今天出了这个门,以后就不要回来,也不要跟别人说你是叶家人,更不要同别人说我是你妹妹!”

叶青听到叶荷的声音,脚步一怔,却还是往前走去。

少顷,身后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,叶荷从后面抱着他的腰,哭道:“二哥,你别走,你小时候明明那么疼我的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们借的钱,一定可以还清的,我会努力的刺绣赚钱,你别走!”

她声泪俱下,声音嘶哑,感人心肺,一旁有些邻居也探出脑袋来看,叶青挣扎了两下,叶荷不管不顾的用手将他箍紧。

陶夫人见到四周看热闹的人,心中一凛,连忙要过来拉开叶荷,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,你二哥都答应了,你这样做不是阻他的前程、挡他的幸福吗!”

叶荷死死的箍紧叶青的腰,不顾陶夫人的拉扯,就是不松开,然而,她的青葱幼嫩的手指被粗壮如铁钳的大手从前面一根根的掰开了:“小荷,你在家好好照顾娘亲。”

“我恨你!”叶荷大声朝他嘶吼。

“没事,以后你就不会恨二哥了。”叶青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后,又道:“无论怎么样,二哥都是你的二哥,等到时候你有困难了,二哥会帮助你的!”

“我不要你的帮助,我以后都不想要看到你!”叶荷朝瞪起通红的双眼,朝他吼道。

“叶青,走啦走啦。”这么多的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,陶夫人也觉得不好意思,她可是一个好面子的人,只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叶青回头看了众人两眼,最后转移到叶荷通红的眼上,可听到陶夫人的呼唤,他还是一跺脚,跟着陶夫人等人走了。

门外看热闹的人见到没有热闹可看,又指指点点了一会,最终渐渐散去。

叶荷蹲在门槛处抱头痛苦,方氏已是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。

韩芳带着郭大夫过来,还没进门,见到这叶荷在哭,草儿也柔柔的蹲在她的身边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她顿时便觉得心中一个咯噔,还以为柳蔓儿出什么事情了呢,忙急急的领着郭大夫进来。

“主母,你撑着点,大夫来了。”韩芳一边喊,一边跑进屋子。

听到韩芳的呼喊,方氏这才想起来,忙看向柳蔓儿,焦急的道:“蔓儿,你好些了吗?”

此刻柳蔓儿脸色苍白的可怕,她捂着肚子,摆摆手,道:“我没事。”

“大夫您快过来看看。”方氏见到她真的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担心不已,刚刚的因叶青造成的伤痛一时之间也顾及不了了。

郭大夫过来,给柳蔓儿把了脉,道:“没什么大事,动了胎气,好生养着,我给你们开药。”

“谢谢大夫了。”柳蔓儿点点头,草儿便扶着她上楼去休息,而韩芳跟着郭大夫去抓药。

柳蔓儿也没有想到,本来她只是装病而已,却是没有想到,还真的是动了胎气。也幸好她现在的身体不错,若是以前的话,经过这般折腾,估计这个孩子早就掉了。

孩子是最能够感觉到妈妈的情绪的,柳蔓儿可不想要生出一个林黛玉出来,然而,她强撑笑颜,可还是想不起一丝开心的事情。

好像她这一辈子,都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,唯一开心的一段也是曾经跟叶远一起去山上打猎的时候,越是想起从前,却越是让人伤神。

人生路远,不念过去,才能守住将来,她现在责任重大,一定要坚强、再坚强。

躺在床上,觉得眼皮跟灌了铅似的越来越沉,不由得昏睡过去,在梦中,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世,坐在草地上,墓碑前,一杯一杯的喝着烈酒,直喝到不醒人事,世界一片黑暗。

睡一觉后,脑袋还是有些昏沉,一睁眼,却是看到方氏等人都守着她的床前,这让柳蔓儿觉得有些奇怪,连忙从床上坐起来,道:“怎么了这是?不就是有些胎动吗?你们怎么都来了?”

方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却是突然伸手揽过她,哭诉道:“你这孩子,如果连你都出了事情的话,那娘亲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“怎么了?我不就是睡一觉嘛,娘亲你别担心。”柳蔓儿拍拍方氏的后背,放开她,扫过草儿等人,道:“你们这一个个都这样看着我,让我觉得好奇怪。”

“姐姐,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,大家当然担心了。”草儿说道。

“嫂子,我真的担心你会醒不来,也离我们远去……”叶荷扑过来,抱着柳蔓儿。

“没事,没事,怎么会,我不会离开你们的。”柳蔓儿心中一暖,摸摸叶荷的脑袋,说道:“我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,所以睡的久一点。”

“嫂子你别担心,咱家借的钱,我们会努力还的。”叶荷说道。

“嗯。”草儿也重重的点头,道:“我跟小荷两人可以刺绣卖荷包。”

“对。”叶荷点点头,“所以,你不要像二哥一样离开我们好吗?”

“我不会的,钱的事情,也不用你们操心,嫂子会想办法。”柳蔓儿说道。

“嫂子,我也会努力抄书赚钱的。”叶枫抿着嘴说道:“明年我不去学堂了。”

“傻孩子,说什么傻话。”柳蔓儿摇摇头,看向叶枫,道:“咱家欠的那些钱,嫂子会想办法的,你们不用着急,咱们齐心协力,不就是一点钱嘛,怕什么!”

“对!”众人一齐点头。

方氏看向柳蔓儿,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害你花了那么多钱,早知道的话,我还不如死去算了。”

“娘亲,您又来说浑话了,上天都没能够拿走您的命,您就应该好好的活着,知道吗?以后您若是再说这样的话,我就生气了!”柳蔓儿嘴一撅,嗔怪的说道。

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以后娘亲也会努力赚钱的。”方氏说道:“我会纳鞋底,做衣裳,还可以帮你带孩子,给你们做饭,也算是分担你们的压力了。”

“对,这样才对嘛,以后您就在家给我带孩子就行了。”柳蔓儿笑着的说道:“钱的事情我自有办法,快过年了,你们都忙活自己的事情去吧,别守着我了,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众人便都是一笑,这个时候,韩芳蹲着一碗药上来,柳蔓儿接过,闻着这苦味,眉头一皱,但看着众人看着她的眼,还是一口喝下,喝完之后,却是整张脸都皱起来了,“好苦啊。”

“这就是病了的代价。”方氏便道:“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不然以后还得喝这苦药。”

柳蔓儿只觉得整个口腔都是那种苦味,半天没缓过来,这个时候,方氏善解人意的从床头小柜里拿出一个小罐子,掏出一颗蜜饯,往柳蔓儿嘴中一塞,柳蔓儿这才觉得缓和不少:“嗯,真甜,谢谢娘亲,让您担心了。”

“不碍事。”方氏摇摇头,拉住柳蔓儿的手拍了拍,也不说话。

众人见到柳蔓儿醒来,在她的房间里面又聊了一会,也不想要打扰她休息,便各自找借口下楼离开了。

可能是刚刚喝了药的原因,或许是孕妇本身嗜睡,柳蔓儿觉得头晕乎乎的,在床上坐了一会之后,又躺下缓缓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