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一章风餐露宿

“我也要走了。”柳蔓儿同柳云生说道:“之前该说的我都说了,这家中这一切都交给你们了,走的匆忙,赶不上喝你们的喜酒了,礼金等我回来再补上。”

柳蔓儿说着,便走到了早已准备好的骏马前,道:“你们不用送了,我经不起这样离别的画面。”说着,便牵着马儿往外走去。

柳云生跟芸娘对视一眼,一脸不解的表情,他们实在不知道她一个女子是要去哪里,跟着她走出了门,一直到她翻身上马,柳云生才斟酌着开口问道:

“妹妹你要去哪……”

“我要去边疆。”还不等他将话说完,柳蔓儿便开口说道:“你们应该知道我去边疆干嘛了,不用多做劝说,我意已决。”

柳蔓儿说着正要驱马前行,突然又停下来,转头说道:“对了,有一件事要叮嘱你们,若是日后有人问你们一些什么,你们要切记,你们跟叶远没有任何关系,根本就不认识他们,知道吗?”

“这是为什么?”柳云生问道。

“没有为什么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柳蔓儿一脸凝重的说道,“这事你们要记清楚,这可是关系到你们性命的事情,日后若是咱们的生意发展了,你最好也住到其它的地方去。”

“你说这些,我觉得心有些慌慌的。”柳云生说道: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只是我杞人忧天。”柳蔓儿朝他们一笑,试着想要安抚他们,却让他们觉得更加的担忧了。

“好了,跟嫂子好好的过日子吧,希望再见到你们的时候,你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胖娃娃了。”柳蔓儿又是勾唇一笑,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明媚而灿烂,她调转马头,往前驶去,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:“回去吧,不用送我了……”

“我们等你回来!”芸娘朝她喊道。

柳蔓儿嘴角噙着苦涩的笑,她伸出手去,将一直跟在旁边的帅帅拉了上来,待它在旁边的框子里站好之后,柳蔓儿一拉缰绳,只听见马蹄踢踏远去,她身影便离家越来越远,直到柳云生两人再也看不见她的背影来。

时间还早,柳蔓儿出了城门一路往城外疾驰而去,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,她才放慢速度,拿出地图来,看了两眼之后,径直选了一条路疾驰而去,在框子里面的帅帅感觉待着闷了,刚刚探出头来,感觉这风几乎要将它的头给吹走,便立马又缩回了头。

又过了一会,它实在是有些坐不住了,便又顶着风冒出了头来,太阳还大,柳蔓儿尽管戴着帷貌,但还是觉得有些头昏,正好旁边有间茶肆,她便下了马,到这茶肆休息了一会。

茶肆里面已经有了许多来往的客商在这儿休息,茶肆的小二见柳蔓儿走上来,只觉得眼前一亮,眼前的俊俏小哥面白如玉,气质不凡,他自然是不敢怠慢,连忙引着柳蔓儿到桌前坐下,给她上了茶,又问她是否需要其它的小吃。

柳蔓儿摇摇头,只是喝了两口茶水,又给她身旁的帅帅喂了些水跟干粮,让小二给她的马喂了些草料,随手付了银钱,将喂帅帅的瓷碗一起买走后,这才离开。

这种天气实在是不适宜出行,天气本就有些炎热,这马儿被太阳一晒,也是有些焉巴了,柳蔓儿就是有心想要赶时间,怕累着马儿,也只能放缓速度,一直挨到了太阳落山,才觉得凉快了些。

只是她今日有些运气不佳,等到天黑下来,仍旧是没有找到住处,不过这是夏天,晚上露宿也不怕冻着,今天晚上又有月亮,倒也是没什么好怕的。

只是夏季一向蚊虫多,尤其是这荒山野岭,蚊子更是毒,虽然没有蚊香,但幸好柳蔓儿早就准好好了防蚊的香包,效果倒也是不比蚊香差,就在路边找了一块袒露石头,慵懒的躺在那里,勉强算是凑合了一夜。

只是第二天清晨醒来,她就懵逼了,忘记了夏季早晨露水重,衣衫全部都被露水给打湿了,这还就算了,她醒来觉得鼻头有点堵塞,好像是感冒了。

路途遥远,柳蔓儿可不希望出师未捷身先死,因而一到这不远处的城里,她便是是找了一家酒楼安顿下来,歇息洗漱一番之后,又跑到城中找大夫看了病,让这店家帮忙给熬了汤药,觉得身子爽利了一些,这才又继续上路。

这次她在城中购置了一些食物,又买了两块油布,心想着之前在家的时候应该做一个帐篷的,这一路风餐露宿应该是少不了的。

一面行走,心中又有些忧虑方氏等人的处境来,不过颜锐凡乃是跑商的老江湖了,应该会带着他们找到酒家的,就算是偶尔没有遇到,他们也可以睡在马车里面凑合一夜,这天气虽然炎热,但方氏他们乃是穿蜀入南诏,一路上又不赶时间,应该也还好。

还是思量一下自己的处境吧,因为想着赶时间,柳蔓儿是轻装上阵,可最后发现许多东西没有带齐全,对这路线也不是太熟,一路上免不了在外露宿,幸好这夏日天气尚佳,每日都是日头,下雨倒是很少见的,晚上更是繁星如织、皓月当空,柳蔓儿索性便晚上赶路来。

一路柳蔓儿极少休息,因为担心身下的马儿挨不住,每到一处城池,她都会换一次马,待到后来,她索性晚上自己骑马走,而白天到了城中,则是雇佣马夫,继续上路。

一开始她靠着马车睡觉,觉得路途颠簸怎么都睡不着,到了后来,则是累的有了倚靠便能入睡。

也幸好她一路上遇到的马夫大都是那等忠厚善良的人,即使柳蔓儿是在酣睡,每次他们都将她安全的送到目的地,而没有趁着她睡着,偷走她的财物,未及她的人身安全。

当然,这也是因为帅帅在她身边,若是有人想要对她做什么的,帅帅都会出声提醒她,况且这一路上,她也算是练出来了,警觉性很高,虽然是在睡觉,但只要感觉有不寻常的,都会惊醒过来。

这一路,也遇到了不少的事,也有遇到附近一些拦路抢劫的贼寇,不过一般这些拦路贼,都是周围的百姓迫不得已所为,给他们一点钱,他们就会离去,柳蔓儿一是知晓民生艰难,另外也是懒得同他们周旋,直接给他们一点钱,自然能够安全离去。

偶尔也会遇上一些大商队,她雇佣的车夫便会自觉跟在这些商队的后面,这样安全度更高。

走了这么久,已经离开了江南那等富庶的地方,渐渐的往边疆来了,越往这边走,所见之处便越是苍凉,打家劫舍的山贼也渐渐的多了起来,几乎每天都会遇上一小伙,有时候每天甚至会遇上两伙人。

柳蔓儿烦不胜烦,任谁每次睡觉睡到一半便被惊醒,也是开心不起来,到了后来,她则是直接给了银钱给车夫,让他直接给钱,这些小事不用惊醒她。

这一次,柳蔓儿正在睡觉,突然马车撞到了石头,她头往车柩上一撞,又醒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?”柳蔓儿有些不耐烦的问道。

“这位女侠,前面有一群山贼。”这车夫颤抖着声音说道,这一路本来就不太平,若不是柳蔓儿给足了银钱,他几乎都不愿意往这边来。

“给钱给他们也不走吗?”柳蔓儿冷哼一声,道:“莫不是嫌少?”

说着她心思微动,也是听到了前面的喧闹声,从这声音听来,人数倒是不少,柳蔓儿不动声色的撩开一旁的帘幔,见到他们这群人一个个都举着大刀,一副要冲过来的模样,柳蔓儿便知晓他们乃是真正落草为寇的山贼,跟那等兼职的百姓可是完全不同。

“我说女侠啊,这些人可不是好相处的主,我们给他们这么些钱,他们肯定不会罢休的。”这车夫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我早就听说这里有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山贼,这次别说钱了,若是不配合他们,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,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贪图这点钱过来了。”

这车夫说这些话的时候,前面已经有人喊话了:“兀那腌臜小人,识相的将身上的财务的交出来,留下车马,说不定我们大王还会放你们一条生路!”

“大王?”柳蔓儿听到这个名字,突然想起西游记里那小钻风来了,不由得笑出了声来,道:“趁着如今时局混乱,他们倒是还占山为王了,真是有趣。”

“姑娘啊,您怎么还有心思笑呢?”这车夫连声音都在颤抖了,柳蔓儿听到有脚步声靠近,知道他们肯定是有人要过来了。

这一路柳蔓儿见的事情也不算少了,遇到的危险事情也不知凡几,有一次她晚上赶路,还被人家的拌马绳给绊倒,差点没给那些贼寇抓起来,但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中,她还是逃脱了,这大白天的,面对这些贼寇,她竟然并不觉得害怕。

她撩开帘子,给车夫使了个眼色,让车夫进去躲起来,自己则是坐到了车夫的位置。

“咿呀,原来还是个俊俏的小白脸。”为首的一个大汉怪叫着,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