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越青宁

“咳咳!”许是见她玩的正开心,坐她对面之人有些不高兴了,一声咳嗽将她惊了过来,柳蔓儿抬起头,见到一个穿着劲装的女人正看着她。

这女的跟柳蔓儿一样也是做男装打扮,不同的是,柳蔓儿是穿男装,她不但穿男装,还特地在上唇处沾了一块小胡子,但她光溜的喉结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女人。

这女人尽管是做男装打扮,但是唇红齿白,面容清秀,看起来年纪应该不大。

“哟,哪来的俊俏小哥呀。”柳蔓儿见到这女娃,心中不禁是生了两分调戏的心思来,她双手放在腰间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,捏着嗓子道:“奴家这厢有礼了。”

“咳~”越青宁听到她爹手下的那群汉子回报,本以为柳蔓儿有几分邪气,可是见到柳蔓儿这番做派,听到她这尖锐做作的声音,顿时心生不舒服,竟觉得有些作呕。

“你就是那个木叶?”越青宁咳嗽一声,故作镇定的说道。

“正是,这位小……公子有事找我?”柳蔓儿娇媚一笑,站起身来,坐到了越青宁的凳子上,离她近了两分。

越青宁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何尝见到这番光景,不由得往旁边坐了些,神情极不自然。

“哎,你干嘛呢?”一旁的张石泉见到柳蔓儿这番做派,莫名心生不爽,有些厌恶她这种样子,心中暗骂越青宁这该死的白面小生诱惑她。

他拨开柳蔓儿坐到了两人的中间,瞪圆了眼睛对越青宁说道:“你干嘛的?”

张石泉满口络腮胡子,鼓起眼睛的样子,的确是有些凶恶,但是偏偏越青宁见惯了他们这种汉子,一向是不畏惧的,她伸手拨开他,道:“你管我干嘛的,你不过就是一个下人,我跟你们东家说话,你管的着吗?”

“老子想管就管,就是她也管不着!”张石泉将手上大刀往桌子上一拍,坐在凳子上未动。

柳蔓儿正想要好好的逗弄一下越青宁打发一下时间呢,岂能够让张石泉搅局,她伸手拨开张石泉,道:“你一边待着去,我跟这位小公子还有话要说。”

“小公子你从哪里来,叫什么名字啊?”柳蔓儿将张石泉赶走后,伸手捏着越青宁的手,声音媚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。

“我姓越。”越青宁不动声色的抽回手,离柳蔓儿远了些,道:“你叫我越公子就好了。”

“哦,越公子啊。”柳蔓儿又坐近了一些,伸手搭上她的肩膀,在她的耳边轻轻呼气,道:“是月季花的那个月公子吗?”

“越国的越。”越青宁又往旁边坐了些,几乎已经挂到凳尾了。

一旁的张石泉见到柳蔓儿这动作,心中不由得有些恼火,他死死盯着她的动作,不曾想竟然发现了越青宁耳朵上的耳洞,再细细的打量了越青宁两眼,心中便是一喜,心道;嘿嘿,想不到吧,你想要勾搭的是一个女人!

他想着到时候一定要拿这件事情好好的嘲笑一下她才好,让她一个女人家的不守妇道,见色忘义,去倒贴别人。

此刻越青宁也是叫苦连连,她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,坐到另外一条凳子上去了,心道这个女人果然是有几分邪气,怪不得她爹的那些手下在她手上统统铩羽而归呢。

正想要再说些什么,这个时候,店小二将菜送上来了,柳蔓儿便收起了心思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这位越公子,你吃饭了吗?要不要一起?”

“不用了!”越青宁正襟危坐,终于想起来这次自己来的目的。

“那我可就先吃了哦。”柳蔓儿朝她一眨眼,拿出一个小碗来,给帅帅拨了一些饭菜,又招呼张石泉过来吃饭。

张石泉本来对柳蔓儿要调戏越青宁的事情有些生气,此刻知道了越青宁是一个女人,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,柳蔓儿叫他吃饭,他也就大咧咧的坐了过来。

他吃饭的速度极快,尽管只能用一只手,但还是吃的呼噜呼噜的,柳蔓儿有些嫌弃他,见他想要伸手去夹菜,她啪的给了他一筷子,自己先夹了。

张石泉有些委屈,瞪了柳蔓儿一眼,见柳蔓儿连看都没看他,也只能闷声不言,柳蔓儿心中没有好的定计,也无甚胃口,扒了两口饭后,就放下了。

“怎么不吃了?”张石泉见到她的动作,扒饭的动作也是一停。

“吃饱了。”柳蔓儿掏出帕子擦了擦嘴,悠悠道:“我现在不跟你抢,你慢点吃,省的别人说我身边带了一个饿死鬼。”

“你这娘们什么都嫌弃我,若男人连吃个饭也像女人那般磨磨唧唧的话,那像什么样子!”张石泉一路没少被柳蔓儿讽刺,他现在几乎已经习惯了她这腔调。

“越公子呀,你究竟来找我干嘛?”柳蔓儿没有理会张石泉,却是同越青宁妩媚一笑,道:“是不是打算今晚同我共度春宵?”

“我听说你千杯不醉,所以想要来同你较量较量。”越青宁开口说道。

“你听谁说的?”柳蔓儿笑了起来,道:“我可是一沾杯就会醉的呢。”

“木叶姑娘就不要谦虚了,刚刚别人都看到了,说你千杯不醉,乃是酒中豪杰。”越青宁将柳蔓儿捧得挺高。

“那他们肯定是看错了,我哪里有这么厉害呀。”柳蔓儿笑了起来,道:“我今儿个同一群糙汉子喝了一些酒,现在还觉得头晕乎乎的。”

“木叶姑娘莫要谦虚,听说木叶姑娘非彩头不喝,不然我们也来赌一点彩头如何?”越青宁从袖袋里掏出一包银子来,将它不轻不重的放在桌子上。

“小女子是非彩头不喝,不过是跟那些糙汉子才赌这些阿堵物的,跟越公子这种文雅人,自然要玩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才行。”

“那不知姑娘觉得玩什么东西才有意思?”越青宁问道。

“自然是公子你有意思啦。”柳蔓儿娇然笑道。

“我?”越青宁不解。

“我们先拿同等的银钱来做彩头,最后输的那个人,将今夜良宵送给另外一个人如何?”柳蔓儿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越青宁秀眉微皱。

“我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输了,今晚上你就在这里陪我这侍卫一晚上如何?”柳蔓儿依旧是笑着。

“陪他?”越青宁看了看张石泉,那满脸的络腮胡,乱糟糟的头发,心中不禁是一阵恶寒,收回眼,她问:“那若是你输了呢?”

“今夜自然也是任由你处置。”柳蔓儿纤长的睫毛一扬,几许风情自然流露。

“那若是你输了,今夜陪我这一堆侍卫如何?”越青宁也是阴森森的一笑,指着自己身后的这些手下。

“没问题啊。”柳蔓儿点头一笑,道:“陪他们喝酒划拳我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嗯,只是我们这次不比划拳,比骰子如何?”越青宁提议道。

“骰子呀,我不会玩诶。”柳蔓儿是真的不太会。

“很简单,我们比大小就行了。”越青宁呵呵一笑,当即让店家拿出一副骰子来,看她那架势,很明显是是此中高手。

“我这弱女子,摇这个摇的手痛,我让我的侍卫为我代劳吧。”柳蔓儿微微一笑,朝张石泉喊道:“张石泉,过来帮我摇骰子!”

“好!”骰子是张石泉的爱好,听到柳蔓儿的声音,他当即就过来了,他虽然不想要和对面这个扮男装的女人待在一起,但是更加不想要柳蔓儿同那些不认识的侍卫独处一个晚上。

柳蔓儿让开身子让张石泉坐下,越青宁看到之后也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咧嘴一笑,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。

张石泉虽然也会玩骰子,但仅仅是会罢了,而越青宁则是此中高手,张石泉如何是她的对手,她每次开出来的数字都要比张石泉大一点,可是将张石泉给急坏了。

在一旁看着的柳蔓儿心中也是有些焦急,她一边抱着帅帅,一边听这骰子摇晃的声音,可是再怎么听也就是听见乒乓碰撞的声音而已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张石泉一直输下去。

很快,张石泉就连输了五六把,当然,对面的越青宁也喝了不少的酒,她虽然玩骰子厉害,但不代表她喝酒也厉害,当柳蔓儿输的仅剩一两银子的时候,她已经是醉的不成样子了。

见她状态不行,张石泉倒也是趁机赢了几把,接下来又输了几把,越青宁因着又赢了几把,便又多了喝了几杯酒,醉的越加的厉害了,到了最后,她几乎是将自己给灌倒了,张石泉虽然觉得以这种方式赢有些不光彩,但是为了柳蔓儿仍旧是顾不得这么多了,到最后,竟然将越青宁的银钱全部都赢了过来。

“哈哈,你输了!”拿到最后一两银子,张石泉将骰子一放,开心的说道。

“我输了,怎么可能?”越青宁醉醺醺的抬起眼来,往桌上一摸,果然,再也没有银两了,她气的价格骰子一扔,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输?”

“可是你就是输了,越公子可要愿赌服输哦。”柳蔓儿笑眯眯的说道,她觉得越青宁这醉醺醺的一脸俏红的模样,真的是可爱极了。

“好了,既然你输了,那今晚你就留在这里陪我的侍卫吧。”柳蔓儿拍拍张石泉的肩膀,朝他一挑眉,道:“你看我,对你多好。”

张石泉突然觉得心有些堵,他可没什么心思同越青宁去春风一度,当然,他更多的是不敢,毕竟,越青宁身后带着的那一干手下可不是省油的灯。

“小……公子,回去吧。”有侍卫向前说道。

“不,愿赌服输,我越青宁岂是那种赖账的人?”越青宁却是一挥袖子,颇为豪气的说道:“不就是一晚上嘛,眨眼就过了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柳蔓儿微微一笑,道:“张石泉,你在这里好好的照顾越公子,我去外面转转。”

张石泉自然是不想在这里待着,可是转过头见柳蔓儿已经带着帅帅走出去了,回头看着身前醉醺醺的越青宁,他叹息一声,坐在了原地。

“公子,快回去吧,等下老爷要担心您了。”越青宁的侍卫在他的身后喋喋不休的说道,“您就是离开,我料他们也不敢说您半句。”

“我不走!”越青宁一挥手,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,她的侍卫没有法子,只能够派出一人去叫人,而另外的人则是对这张石泉怒目而视,“都怪你们,想出这样的昏招来,竟然还想要占我们公子的便宜!”

“你说什么?我要占他便宜?这要求是他自己答应木叶姑娘的,关我什么事!”张石泉一瞪眼,说道:“我还不想要在这里守着她这尊活菩萨呢。”

“闭嘴!”越青宁迷迷糊糊的抬头喊了一声,又趴在了桌子上。

张石泉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酒,反正越青宁要怎么样,他不管,他只是四下张望,担心柳蔓儿去了哪里。

而柳蔓儿此刻已经找了马儿,带着帅帅往城外去了。

因为这城外不远处就驻扎着军队,随时需要传递消息,所以这落雁城跟别处倒是不同,这里白天黑夜城门大开,每时每刻都有人守着城门,此刻虽是晚上,但城门处依旧是灯火通明。

柳蔓儿来到城门处,给这守城的人看了路引,只说自己是想要去外面看星星,给了守卫一些银钱之后,他们倒也没有多做为难,顺利的让她出去了。

柳蔓儿出了城,选了一条路便疾驰而去,月明星稀,她一路倒是惊醒了不少的流萤,萤火虫星星点点,如同在繁星坠入了人间,自有一番美景。

驾马跑了约莫一个时辰,不远处便出现一大片的灯火来,柳蔓儿远远的看着,生怕别人将她当做奸细,倒是也不敢太过靠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