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章习赌术

第二天,柳蔓儿还在睡觉,她的房门便砰砰的被人敲响了,柳蔓儿翻了个身,问一句:“谁呀?”

“是我。”门外传来越青宁的声音。

柳蔓儿眉头一皱,让帅帅去将门打开,自己则是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,见今天的越青宁穿着女装,身材欣长,她的眼睛便是一亮,道:“越姑娘今天好生漂亮。”

“你也一样。”越青宁挥挥手,大咧咧的走了进来,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竟然还在床上赖着。”

“无聊呗。”柳蔓儿撩了一把头发,伸了个懒腰,从床上爬起来,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。”

“你昨天不是让我来找你玩吗?”越青宁认真的说道:“我起床吃了早餐就过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柳蔓儿点点头,走到水架前,洗脸漱口,又去屏风后换了衣裳,这才走到梳妆台前坐下,往自己的脸上抹一些露霜之类的东西。

越青宁就在一旁看着柳蔓儿梳妆打扮,待她打扮完毕之后,她这才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往楼下走,说道:“你昨天不是让我教你玩骰子吗?走,我带你去见识一下。”

“哎,你别急,我吃个早餐再说。”柳蔓儿有些适应不了越青宁的热情,这厮昨天这还跟自己剑拔弩张的呢,自己不过是闲着无聊,晚上请她去城外看了看萤火虫,她就跟自己成为好朋友了?

“吃什么早饭,直接去外面的酒楼,我请你!况且,你起的这么晚,早就过了吃早饭的点了。”越青宁依旧是拉着柳蔓儿往外面走。

柳蔓儿下楼,见到张石泉坐在大厅里,便将帅帅往他那边一指,对他说了一声:“张石泉,帮我照顾好帅帅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

“哎!”张石泉想要叫住柳蔓儿,但是柳蔓儿已经被越青宁拉出去了。

“格老子的,老子又不是你的仆役,你倒是好,连宠物都要我来照看了。”张石泉气的往桌子一拍,可这个时候,通人性的帅帅,已经跳到了他的身边来,用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,让他想要拒绝都不行。

“这猴子倒是挺好看的。”

张石泉见帅帅这样看着他,也忘记自己在生气了,他伸手摸摸帅帅的头,帅帅并不喜欢被他触摸,便用爪子将张石泉的手推开,张石泉更是觉得有趣了,他一时兴起,索性拿起酒坛,给帅帅跟自己一人倒了一碗酒,至于他手受伤不能够喝酒的事情,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来,她们出去玩,咱兄弟喝酒。”张石泉拿碗碰撞了一下帅帅的碗,然后将之一饮而尽,见到帅帅蹲在凳子上未动,他一脸诧异的表情,道:“你怎么不喝?你主人可是一个酒神,想必你的酒量也非常的不错吧,来来来,不要客气,喝点。”

说着他扶着帅帅的头,就要将酒往它的嘴中灌,帅帅扭过头去,张石泉便放下杯子,沉脸说道:“哎,你怎么回事啊,你们猴子不是最喜欢喝酒了么?听说你们还会酿酒呢,那个什么猴儿酒不就是被你们酿造的吗?”

张石泉朝着帅帅接连发问,只是可惜的是,帅帅不但没有理他,还一爪子将这就酒碗给掀倒,不仅如此,它还跳到桌子上,朝张石泉的头上挠去,将他原本就有些蓬乱的头发弄的一团糟。

客栈里面其它的食客,见到这场景,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张石泉见此,脸一黑,道:“你这只臭猴子,真是跟你主人一样的恶劣。”

帅帅没有听他的话,它又伸出抓子,将张石泉头上的发带给扯走了,张石泉连忙要去追它,可惜它手脚快,蹭的一下,就爬到这客栈的横梁上面去了,之后它还朝张石泉做了一个鬼脸,可是将张石泉气的要死。

“快将我的发带还我。”张石泉抬起头大声的喊道。

帅帅朝它呲牙,见到张石泉满脸愤怒了,这才将发带扔了下来,又走到横梁的另外一头,从那边跳了下来。

“该死的猴子!”张石泉咒骂一声,将自己的头发又用发带随意的扎好,然后朝往他身边走来的帅帅低吼道:“你这只臭猴子,我记住你了。”

帅帅却是不以为意,依旧是坐在他的身边来,趁他不注意,将他碗中的牛肉给抢走了,张石泉见状,有些抓狂的道:“我的牛肉!”

帅帅没有理他,咬了这牛肉一口,似乎是觉得有些难吃,它伸出爪子将牛肉又扔给张石泉,还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来。

“我的姥姥,你这是一只霸王猴啊,给你牛肉吃,竟然还嫌弃!”张石泉吸一口气,问道:“你主人平日里给你吃什么山珍海味?”

“呜呜……”帅帅叫一声,好像回答了张石泉的问题,但问题是张石泉他听不懂啊。

听人说猴子最喜欢吃花生,他眼睛一转,让小二送了一叠花生过来,这帅帅见到花生,果然对张石泉热络了起来,又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了。

“去!”张石泉一手端着碟子,一手将一颗花生一扔,帅帅纵身一跃,便将这花生握在了爪心,它看了张石泉一眼,得意的将这花生往自己的嘴中一扔,但随即,它的猴脸便皱了起来,往地上一吐,做出一个呸呸呸的表情来。

“哟,你还嫌弃这花生难吃?”张石泉想着又扔了一颗花生米,却见帅帅蹲在椅子上动都没动,还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它。

张石泉顿时便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,他将花生往桌子上一放,道:“嘿,我说你这臭猴子,连花生米都不吃,你要吃什么东西?”

帅帅听到他这话后,却是突然往站起身来,往门外一看,张石泉看到它这模样,还以为是柳蔓儿回来了呢,当即也站起身来往门外看去,帅帅却是趁着他走神的机会,转过头来,动作敏捷的将他放在桌子上的一叠花生米都端走了。

“哎,我的花生米!”张石泉见到帅帅跳下凳子,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花生米被它拿了。

“这只猴子,真的是成精了!”一旁有食客看到了,也觉得甚为有趣。

“是啊是啊。”大家对帅帅的行为纷纷表示赞叹,觉得帅帅实在是太聪明了。

在这边城,大家也没有见过猴子这种稀罕物,此刻看到了,一个个都朝这边看来,权当是看个热闹。

但奇怪的,帅帅除了同张石泉闹之外,也不去其它的桌,它将花生吃完了之后,便又跳到了张石泉的桌子来,将空空如也的碟子举起来,呜咽一声,又用它那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他。

“你这猴子,还真当自己是大爷了是吧?”张石泉嘴上埋怨了一声,心中却也是对它喜欢的打紧,伸手又招呼店小二拿一叠花生米上来,同帅帅一起吃着。

“你说你家主人跟那个女人去哪里了?”张石泉单手靠在桌子上,身子倾上前问道。

帅帅哪里知道柳蔓儿去了哪里?它只知道它要在这里等柳蔓儿就行了,更何况,它也听不懂张石泉说了些什么,它只是呜呜叫了一声权当是回应,然后继续吃自己的花生。

张石泉见到它只顾着吃,也不觉得失望,反正就是一只猴子罢了,难道还真的成精了?他之所以这样问,不过就是闲着无聊罢了。

而越青宁却是带着柳蔓儿来到了一个地下赌场之中,此刻,她正在赌场的一个包厢里面教柳蔓儿玩骰子,她将骰子摇的乒乓作响,同柳蔓儿说道:

“其实你仔细听,这些骰子碰撞的声音还是有区别的,它们是转了一面碰撞,还是两面其实有细微的区别,只不过这些你现在还听不出来,不过日后你听得多了自然就是知道了,这个就叫着听音辩骰子,我从小训练,听力又好,所以比一般的人要厉害一点点。”

柳蔓儿点头,言道:“听音辩骰子,这个我倒是有别人说过,不过我听不出其中的区别来。”

“你没有听习惯自然是不知道了,多听就好了,其实你现在能够听出这骰子在盅里面转了几次,也就算是不错了。”越青宁笑着说道,“就连我,也不一定每次都听得准的,所以我只能够靠摇的手法,尽量让这些骰子上下翻滚,这样我才能够猜出点数来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柳蔓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又问道:“这赌场是你家开的吗?”

“不是。”越清宁摇摇头,柳蔓儿便道:“光是在这里听你说也没趣,不如我们去外面玩一把吧。”

“木叶姐姐你可千万别去,十赌九输。”越青宁已经跟柳蔓儿亲近了,此刻已经管她叫姐姐来,她拉了柳蔓儿一把,说道:“就连我这种高手都不敢去赌的,我偷偷告诉你吧,实际上,他们赌场也是有暗中操控的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那我不赌大的,就是去玩玩,权当实践一下刚刚你教我的东西,我学会了多少。”柳蔓儿笑着的说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越青宁听到柳蔓儿这样说,也不阻拦了,她伸出手,便有随身侍卫拿出一袋银子来放在她的手上,越青宁将这银子交给柳蔓儿,道:“走,我们去玩吧,将这些输光了,咱就不玩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