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

季深的话没有说完,忽然一抿唇,将剩下的内容收回了肚子里。他缓缓凑近,轻轻扣住对方的后颈,将一个温和得几近克制的吻落向他唇间。

于是姜知味本就不太明朗的思路瞬间被打断了,只好闭上眼睛,顺从地伸出舌尖,将这个轻描淡写的吻逐渐加深,喘息的时候插空问他说:“你不会真的三年都没有**吧?不会变成性冷淡吗?”

“……难不成我还能对一个植物人干出什么事?”季深简直啼笑皆非,“你觉得我现在冷淡吗?”

姜知味认真想了想:“不,我觉得你没承认自己是简随的时候还在克制,现在有点热情过头。”

“所以说,我忍得很辛苦啊,”季深叹了口气,“你是不是应该赶紧康复,好好犒劳犒劳我?”

“唔,”姜知味瞄一眼刚刚铺好的床,“要不现在?”

“……你算了吧,”季深无可奈何地笑起来,“你一个意识体还是别折腾了,等以后再说。”

姜知味只好作罢,又不知由这个话题联想到什么,问他说:“对了,你就这么陪我在这里耗着……工作室那边不管真的没关系?还有你那个新片《一声》,我这两天刷微博,为什么看到有人说是拿我当原型拍的?还说你带了一个毫无名气的新人演员,嗯……跟他进行了什么肮脏的py交易?”

季深:“……”

第23章 套路与反套路

季深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尴尬,他勉强一笑:“网上的消息你也信?”

“总不能是空穴来风吧,”姜知味整个人往床上一倒,把胳膊垫在脑后,“看他们把你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,好像娱乐圈少了你就少了半边天……搞得我都觉得我高攀了你似的。”

“不,”季深在他旁边坐下来,唇角微微一挑,眼尾也跟着飘出两朵桃花,“娱乐圈没我不会少半边天,但我没你确实少了半边天。”

姜知味:“……”

三年过去,情话倒是修炼精进了。

还是个土味的。

他搓了搓胳膊上新鲜的鸡皮疙瘩:“少转移话题——那个小鲜肉到底是谁?听说以我为原形的那个角色是他饰演的?你们拍戏的时候没产生什么……”

季深赶紧咳嗽一声:“没有。”

姜知味盯着他瞧:“我看了预告片,好像有吻戏。”

季深咳嗽两声:“借位的。”

姜知味:“好像还有**。”

季深咳嗽了一连串:“穿着衣服呢,没动真格的。”

“别咳了,你卡鸡毛了?”姜知味叹口气,“我就随便问问,你心虚个什么劲儿?”

“……我跟他只是合作关系,”季深清了清“被鸡毛卡到”的嗓子,认真地解释说,“因为某些目的,我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一样东西,作为回报,我答应让他加入《一声》剧组。”

“而且也不是什么烂泥我都敢扶的——我还比较赏识他,科班出身,各方面都不错,只是进入状态稍有点慢,需要再磨练一下,并且缺少了那么一点机遇。”

“所以我愿意给他这一点机遇,”他说,“加上《一声》里贺铭一的人设也比较符合他,我们商量过后决定先让他尝试,试了两场戏觉得没问题,才定下来的。”

姜知味眨眨眼——《一声》延续简随一贯的风格,依然是部同性题材的电影,微博上说,那个贺铭一就是以他为原形塑造出来的角色,而简随则在剧中饰演闻关。

看这个名字的字数,谁攻谁受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于是他轻声问:“那个小鲜肉跟我很像?”

季深:“他跟你同岁,除了这个没有哪点像。”

……那是怎么看出来人设很符合的?

姜知味对他们选角的事不是很懂,也懒得追问,只道:“以后有机会跟他见个面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季深稍一迟疑,“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,他知道你的。”

两人待在屋子里聊天,顺便点了个外卖,等休息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忙去余子非那边看了一眼,再次为其卓绝的行动力深深折服。

就这么一下午的功夫,他手底下的那群兔子化身装修小队,已经把墙抹平、刷好了,地面铺好瓷砖,门窗齐全、桌椅齐整,头顶的吊灯散发出暖光,整间包子铺焕然一新。

姜知味再去厨房一瞧,发现厨具已全部更新,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应俱全,连电路管道都改造完毕,看上去可以直接使用了。

“你……”他站在门口恍神十分钟,愣是没说出一句话。

余子非面露得意的倚在门框上:“放心,我用的装修材料都是地府出产,无味无毒,只要铺好,当天就能用。”

他说着又把姜知味拖向厨房一角,那里居然放着一个冰柜,余子非伸手在玻璃上敲了敲:“看见没,超长保鲜,绝不串味,比起你们人间的好用不止十倍。你一个月以前往里放一个萝卜,一个月以后拿出来还能滴出水来,信不信?”

姜知味顺着他的手往里一瞧,只看见冰柜里已经分门别类塞满了各种食材——怕是能直接来一桌满汉全席的。

他被余子非以及一屋子兔子充满期待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,牙疼似的抽了口气:“你们……不要这样吧?我就是个美食博主,不是世界名厨啊。”

听到他这话,余子非的表情忽然淡下来,他搭住对方的肩膀轻轻叹气:“其实我们鬼在人间混得也挺不容易的,总要被鬼差追杀不说,还经常因为得不到足够的阳气而苦恼。没有阳气就不能随便出行,总被困在一个地方,会变成地缚灵的。”

姜知味眉头一跳。

余子非:“所以啊,一些鬼选择去人类身上获取阳元,这就难免要伤到你们,像我们这种尊老爱幼、乐于助人、严于律己、遵纪守法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好鬼,当然不能干那种事。”

姜知味连眼皮都开始跳了。

“可是不去人类身上获取阳元,我们又没办法自如行动,只好想别的办法——中华上下五千年,朝代更迭、历史变迁,唯美食传承千载、不可辜负,其中蕴含着无可替代的精神文化,让无数人类果腹,也能让我们鬼获取到足够的能量……”

姜知味用力闭了一下眼,额角青筋乱蹦,咬牙切齿地说:“说人话。”

“……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