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

时间已悄然过了零点,季深喝光最后一口啤酒,忽伸手向身后一摸,竟凭空掏出一个牛皮本——这本子颇厚实,拿在手里有一定份量,看上去却有些陈旧,好像在什么地方尘封了好几年。

本子侧边带有一个密码锁,他刚把密码调到“930”,就听见余子非问:“你胳膊上的疤是怎么回事?”

季深闻言一低头,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帮姜知味擦身体的时候顺手挽起袖子,一直忘了放下来,右臂上的旧疤正袒露无余。

他只瞄了一眼,便若无其事地把袖子放下了:“没什么,小时候不小心弄的。”

他说完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向牛皮本,并没有留意到余子非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。

“930”恰好是今天的日期,也是三年前他正式跟杜禹帆闹掰的那一天,他在这天退出了《有狐》剧组,导致电影无法继续拍摄,就此搁浅。

季深目光沉下来,他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一口,缓缓打开了牛皮本。

这本子是从安楠墓里掏出来的,本来是放在一个盒子里,季深嫌拿盒子麻烦,便趁着夜深人静只偷出牛皮本,把盒子留在了墓里。

本子里没有写内容,一翻开便看到里面夹着一个信封,季深小心地把信封打开,里面是几张医院开据的证明——有轻伤鉴定、怀孕证明,以及流产以后安楠背着杜禹帆偷偷做的亲子鉴定。

这些证据已经足够姓杜的喝一壶了。

但对他来说,还不够。

余子非在他对面坐着,忽然感觉浑身发冷——面前这男人身上似乎卷起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,像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,想要置谁于死地一样。

但仅仅一瞬,这气息又消失不见,让他几乎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季深掏出手机把几张证明一一拍照,随后依原样放回本子里,默不作声地收好,并开始在手机上浏览什么别的东西。

余子非好像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鬼而对方是个鬼差,一时有些坐立难安,终于耐不住尴尬的气氛,咳嗽一声:“那个……我一直想问,他到底怎么样才能回去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季深抬起头,缓缓吐出一口气,“程……地府与人间合作的研究所说,他会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恢复触觉,恢复之后再给予一定的刺激,就能让他苏醒。只不过要恢复多久连他们也不清楚,只好继续等下去了。”

余子非恍然似的点点头:“与人间合作的研究所吗……我前段时间倒是听说了。”

他视线在季深身上游走一圈,忽然压低声音:“我冒昧地问一句,他到底为什么出的车祸?我总感觉……”

没那么简单。

季深攥着手机的手指倏地收紧,许久他用力一闭眼,近乎艰难地咬出几个词:“天黑,下雨路滑,大货车越黄线超车,远光灯。”

这几个词凑在一起,余子非已经想象到了那画面有多惨烈,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:“这还能活?”

季深表情不善地瞥他一眼:“没正面撞上,但是翻车了——你想看录像吗?”

余子非看向他手机屏幕,只觉得这人匪夷所思:“你别告诉我你没事就要翻出来看看?”

“差不多吧,”季深把手机顺着桌面向对方滑过去,“可惜三年过去,我也没能在这段录像里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。”

余子非迟疑着把手机拿起,上面正静音播放着一段视频,画面清晰度不高,右上角打着“2015-09-26 20:43:19”字样,显然是监控录像。

视频不长,一共只有五分钟,他把进度条拉到最左端开始重新播放,走到1分05秒的时候,一辆开着远光灯的大货车进入了视野。

大货车从进入画面开始就在试图超车,司机脑子里大概灌了屎,这种天气和路况还敢越线超车,也不知道是赶着去投胎,还是赶着让别人投胎。

而就在他即将超车成功的时候,空荡荡的对侧车道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。

余子非不用猜也知道这车里是谁。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,小轿车司机估计被远光灯晃了眼,一时没反应过来,等到发现状况的时候已经晚了,危急关头他只能把方向盘往旁边一打,紧急避让开迎面而来的大货车,却依然被对方的车头刮到车尾,整辆车不受控制地翻了出去。

小轿车在画面中滚了几滚,翻滚的过程中,司机被无情地甩出了车外。

“……他居然没系安全带?”余子非感觉自己一只鬼都要被吓出心跳来了,“这车只是翻了,如果系了安全带,根本不至于这么严重啊?”

“他系了,”季深盯着他的眼睛,“出事前五分钟我给他打了个电话,因为他告诉我他在开车,所以没聊几句——挂断前我特意叮嘱了他下雨路滑,让他慢点开,系好安全带。”

余子非正想说“你只是叮嘱了又没亲眼看见他扣上”,季深已经把他还没出口的话噎断在喉咙里:“其实我不用叮嘱他也会系的,我不相信偏偏那一天没有,更何况是在我提醒过他的情况下。”

“那既然系了,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,”季深又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,“他那天开的车其实是我的,而出事前不到半个月,那辆车被我借给过杜禹帆。”

余子非并不知道杜禹帆是谁,却听出了他的话外音,手指把进度条拖了拖,又将车祸经过回放一遍,随后凑到季深旁边,指着屏幕问:“这个……一起被甩出来的东西是什么?好像撒了一大片。”

季深顺着他的指向看去,瞳孔瞬间收紧,因为走神,正倒着的啤酒从杯子里溢了出来。

“……生日蛋糕,”他说,“那天恰好是我的生日。”

第28章 抓壮丁

“不会吧……”余子非登时有些尴尬,“这么巧?”

“就是这么巧,”季深垂下眼,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溢出来的啤酒沫擦干净了,“我本来说让他随便弄点就算了,又不是孩子没事过什么生日,他不肯,非要大老远跑去蛋糕店,在那里泡了一下午,回来的时候就出了事。”

余子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想安慰吧自己好像没立场,想继续往下听吧对方却没了话音,只好咳嗽一声:“所以你怀疑是那个什么杜的在你车上动了手脚?”

“我也只是怀疑,没有证据。”季深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身体往后靠住沙发背,轻轻掐住自己的眉心,“事发路段只有那一个监控探头,能拍到的范围有限,实在看不清楚他到底是真的没系安全带还是系了又脱开的。”

余子非再次把进度条倒回去,又将屏幕放大,可由于天黑,加上监控不是高清的,别说安全带,根本连车里有没有人都看不见。

“技术分析也做了,还是没有结果。”季深合上眼,“我们又去查了出事之前的监控,有几个路口的比较清楚,能看到他是系着安全带的,可还是无法证明他是后来自己解开了,还是安全带确实有问题。”

“这倒是,”余子非放下手机,“那你有去问那个什么杜吗?”

“杜禹帆。”季深掀起眼皮看了看他,“就算我问了,你觉得他会承认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