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

季深唇角抿直,他那双眼睛不笑的时候,竟隐约透出几分危险的意味,像是隐含着刀子刻出来的锋利。他一把扣住姜知味的手腕,将他带进没人的厨房,又抬手打了个响指,墙壁上突然冒出红光,将这个空间隔绝起来。

紧接着他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号码:“喂,程谦吗,帮我转一下人间。”

姜知味愣了一下:“合着你能打通人间的号码?”

“嘘,”季深朝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,“违规的,别传出去。”

姜知味紧紧地闭上嘴。

季深朝电话那边报了一串数字,对方叮嘱说:“你快点儿啊,我这顶多能替你屏蔽十分钟,出事了我可不担责任,天天让我监守自盗,这个月给我加三万奖金。”

“随你的便,我卡密码你都知道。”季深估计是真的被激出了火气,催促道,“快点给我切线。”

电话里传来“嘟”的一响,随后是等待的提示音,季深也不知拨了谁的号,等那边接起来便语气很冲地说:“帮我联系一下渣浪,把那条‘天价包子’的热搜撤了,别让它再出现,还有那个八卦八,什么东西,一条狗也敢出来乱吠了,上次追着我咬了俩礼拜没理它,当我没脾气了是吧?叫它闭嘴,否则别怪我打狗先打主人。”

姜知味:“……”

现在怕是能坐实简随退圈的事是他一手操控的舆论了。

季深拧着眉头撂了电话,一接触到姜知味仿佛见鬼的眼神,面部冷硬的线条又一下子柔和起来。他把那红光收回,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,轻声说:“吓着你了?”

“……没有,”姜知味叹口气,“有点不适应而已,没什么。”

季深支吾一声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:“我去把那牌子撤了吧,趁着还没被更多人发现。”

姜知味点点头,再刷微博热搜榜的时候,发现那条刚爬到三十几位的“天价包子”已经不见了。

这速度还真是快。

季某人兵贵神速,似乎在无形中化解了一场腥风血雨,然而那个不怀好意把他们捅到微博上去的人却还没有露面,这种仿佛周围有眼睛盯着的感觉让姜知味非常不爽,心说他开店只招待鬼和鬼差,跟别人又没什么冲突,怎么就非得盯着他不可。

由于内心烦躁,他每天过来的时间变得非常不稳定,开店开得更晚,而关门关得更早,更多的时间就在公寓里开开直播,一次赚个几百块钱,运气好能够破千,收入也算不少。

就是阎雅那边依然没什么进展。

余子非在连续第二十八天被她拖去寻找波动源之后,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,当场表示自己要撂挑子不干,让鬼差们爱找谁找谁,等找到了再来管他借饿死鬼。

阎雅无可奈何,只好向地府请求支援。

时间已悄然进入十一月,天气一天冷过一天,偶尔下一场雨,寒意更是顺着风往人骨子里钻。

这天是个阴雨天气,深城还没有集中供暖,姜知味缩在被子里不愿意出窝,哆哆嗦嗦地捧着手机,往一个名叫“见鬼”的群里发了一条消息:【今天太冷,不开门了,你们随便吃点】

“见鬼”是他后来给店取的名字,这群算是个员工群,里面一共二十多位,除了他和季深,剩下的全是鬼。

他消息一发出去,立刻有人回他。

兔兔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兔兔:【QAQ真的不开门了吗,那你今天开直播吗?】

兔兔那么活泼怎么能吃兔兔:【我们在便利贴上写的你才完成了一半耶……】

他们不提便利贴还好,一提便利贴姜知味简直头疼——这群兔子真把他当世界名厨,以为八大菜系他样样精通,写的东西天南海北也就算了,还有一些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,比如红酒醉虾不要红酒醉虾,要“八二年的拉菲醉虾”,还有“蒜蓉生蚝不要蒜蓉不要生蚝”、“泡面不要面只煮调料包”、“冰激凌沾千岛酱就着老干妈吃”……诸如此类。

姜知味正想在群里说一句“你们还是吃屎比较方便”,突然有人先他一步发了一串消息出来。

季深深几许:【[分享]麻辣兔头,[分享]冷吃兔,[分享]兔肉萝卜,[分享]干锅香辣啤酒兔,[分享]烤全兔,[分享]……】

季深深几许:【@姜汁儿你看今天吃哪个?】

姜汁儿:【……】

群里瞬间“鸦兔无声”。

解决了这些闹腾的兔子们,姜知味赶紧扔下手机,把冻凉的爪缩回被子里暖着——这些天他知觉在不断恢复,对冷热也就愈加敏感,偏巧赶上入冬,每次被冻得瑟瑟发抖,就想还不如不要恢复的好。

时间是早上八点半,他懒得起床,索性翻了个身,睡起回笼觉来。

永远精神亢奋的余子非跟某阎姓鬼差“依依惜别”,窝在客厅里守着一台电脑,塞着耳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,时不时露出“会心一笑”。

忽然他目光一凝,眼疾手快地敲下暂停键,对着停下的那一帧在内心默念:可让我逮着你了。

季深正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,转眼就被他拦去去路,余子非拽着他把他拉到跟前,指着屏幕点了点他的胳膊:“你给我解释解释,这疤……同款?”

季深莫名其妙,一看屏幕才恍然大悟——电脑上正在播放一部电影,名字叫《为兄》。

他看着被定格下来的画面,沉默了。

余子非起身绕着他转了一圈:“当时我就觉得你这疤眼熟,好像在哪儿见过,现在发现你才是真‘大佬’,居然隐藏得这么深。”

他说着撸起对方的袖子,在那条伤疤上用力蹭了蹭:“贴上去的,不可能吧?还是你也是这位的粉丝,故意给自己制造了个标记?”

季深面不改色地抽回手,给自己倒了杯水喝:“不用猜了,那就是我。不过我有点好奇,你居然看过这种片子,还能记得住一条疤?记忆力够好的。”

“不枉我看了三遍。”余子非拍拍他的肩膀,“高手在民间啊简影帝,要怪只能怪你当年太火,都火出圈、火到我们鬼界去了。我的那帮小朋友里面,可有好几只都是你的粉丝。”

季深爱搭不理地一挑嘴角。

《为兄》那部片正是他获奖的那一部,在电影里面他一人分饰两角,演了一对双胞胎兄弟,感情线非常隐晦,几乎约等于没有,剧情线却是精彩绝伦,属于让人过目不忘、回味无穷的那一种。

这是他继《有狐》之后接的第二部 电影,靠着这部片子重回娱乐圈,并一举成名。

至于那道疤……其实是导演加的“神来之笔”,剧中设定是哥哥为了保护弟弟而被反派砍伤的,而他的粉丝都知道那道疤其实不是化妆效果,而是真的。

就是没想到有朝一日,会栽在这上面。

余子非忽不知想到什么,两眼放光地拿出一沓明信片,递给他一支笔:“给我签个名吧。”

季深犹豫了一下,还是看在他帮助姜知味的份上,落笔签下了一个“简随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