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

【简随v:对了,前几天@杜禹帆还给我发过私信来着,实在抱歉,最近一直没上微博没看到,所以没回。我想说的是,希望你不要逃避应该承担的责任,我这个人一向很知进退,我不退的时候,往往是因为我已经退无可退。最后说一句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大家晚安。[图片]】

余子非点开那张图片看了看,是一张私信截图,上面显示杜禹帆五天前曾发来的两句话:

【得饶人处且饶人】

【求你了】

余子非沉默地盯着图片三秒,简直都要开始心疼杜禹帆了。

姓简的居然就这么把他挂出来公开处刑,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杜禹帆现在的表情有多扭曲。再看一遍简随那段冠冕堂皇的话,他直想对着屏幕说一声“呸”。

这男人实在太歹毒了。

余子非默默腹诽完,又给他的新博点了赞,并继续为他激情站街。

在这个注定要载入微博史册的夜晚,无数熬夜的网友们合力掀开那块尘封已久的石碑,让雪藏多年的真相浮出水面。

热搜已经换了一轮又一轮,有关“简随”、“杜禹帆”、“我知天下味”的热词披着不同的马甲挂在热搜榜上,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将它们拼凑起来,可以拼出一个真实又匪夷所思的故事——

三年前,同为深影艺人的简随和杜禹帆因为一部剧的资源产生矛盾,后来矛盾激化,两人在同一剧组虽保持着表面的和谐,实际却谁看谁都不顺眼。

杜禹帆由于被新人压了一头,对简随的积怨似乎更深一些,一次借了他的车,喝酒之后一时冲动,弄松了车上的安全带卡扣。

好巧不巧的是,因为简随拿错车钥匙,这辆车被姜知味开去,意外发生车祸被撞成植物人,让简随彻底跟杜禹帆撕破了脸。

三年前简随证据不足,也因不想影响自己的事业而放弃起诉,三年后他终于有了跟杜禹帆对抗的资本,锲而不舍的追究也有了回报,可以保证一击致命。

他曾经无意中害了一个人,现在想要救回他,却发现害一个人永远比救一个人难一百倍。

不知道杜禹帆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想。

简随新博提到的内容第二天早上便已被扒了个底朝天——杜禹帆因为被迫离开深影,心情不好拿女朋友撒气,把她踹流产并间接导致其自杀的事也逃不出网友们的“火眼金睛”,舆论的风向终于全面倒戈,除了水军和死忠粉,没有谁愿意替杜禹帆站街了。

诸如“杜禹帆家暴”、“杜禹帆涉嫌故意杀人”的话题高高挂在热搜榜上,撤都撤不完。

11月25号那天,简随又发了一条微博。

【简随v:很多人问我,之前说要息影退圈是不是真的,我统一回你们一句:是。不过时间有待商榷,如果这次杜禹帆没被判刑,明天正式上映的《一声》将是我最后一部作品。】

微博一出来立刻有很多人追问“那如果判了怎么办”,简随在底下评论了俩字:【两年。】

最多再留两年,弹指即过。

于是才修好的微博又炸了一波,连带跟着炸的还有简随被忽略已久的经纪人。

简随也不知怎么想起来接他电话了,迎面就是一通撕心裂肺的嘶嚎:“简随你他妈疯了!你知道自己今年贵庚吗,你他妈才二十九!别人三十才算刚刚稳定,你居然就要走?你征求过我们的意见吗!”

“说到底我才是老板,毕竟工作室是我开的。”简随站在阳台上向外张望,“再说了,我不是给你们找了个新人吗,资质不错,潜力也足,好好培养一番绝对能成大器,以后你们就把他当成我,够你们再奋斗个十来年了。”

经纪人估计命都被他气掉了半条,在电话那边“你”了半天,终于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喊:“你着急去投胎啊!”

“我着急谈恋爱呢,”简随语重心长地说,“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短,再不谈就晚了,我都已经浪费了三年,不能再继续浪费了——就这样。”

他说完及时把手机拿离耳边,在对方下一轮`暴风雨袭来之前掐掉通话,并果断将其拉黑。

动作一气呵成,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余子非在一边看着,心说这经纪人也真够倒霉的,居然摊上这么个货。

不对,应该说简随身边的人都挺倒霉的。

……这姓简的可别是个活体扫把星吧?

第48章 简式记仇

许是余子非的眼神太过“炽烈”, 竟被简随注意到了, 后者的神情顿时变得有点不善。余子非连忙转移话题:“你刚说……新人?什么新人?”

“你不是看过《一声》的预告片么, ”简随暂且放过他,顺着他的话头往下捋, “就是演贺铭一那个。”

余子非对这人有点印象,很快便反应过来:“他啊,他真名叫什么?”

“谢生, 生生不息的生。”

“谢生……”余子非跟着重复了一遍, “没听说过,真的是个纯新人?”

“也不能算吧,以前在《有狐》里演过一个配角,”简随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,“其实资质不错,就是还年轻, 玩心重,对工作不太上心,认真起来还是可圈可点的。”

余子非疑惑地瞧着他:“那你是怎么注意到他的?难道因为人家演了一个配角, 就发现他的潜力了?”

简随似乎听出了他的话外音, 眼睛微微地眯起来:“有话就直说, 别拐弯抹角的。”

于是余子非咳嗽一声:“我怀疑你们之间有不为人知的py交易。”

“交易确实有,不过请你把‘py’收回去,”简随视线凉飕飕的, “等过段时间法庭开庭, 还得请他出庭当证人呢。”

余子非彻底蒙了:“他也跟杜禹帆有关系?”

简随:“录音里你也听到了吧, 杜禹帆说他跟朋友去吃饭,那帮狐朋狗友里面就有谢生。不过他跟杜禹帆不是很熟,属于能一块喝酒但并不交心的那一种。”

“那我就更不懂了,”余子非往电脑桌前一坐,翘起二郎腿,“杜禹帆才是主演,他能跟杜禹帆一起吃饭,却不去巴结杜禹帆,居然跟你勾搭上了?还答应帮你作证?你威胁他的?”

“我那时候根本不认识他,也没跟他对过戏,”简随也拽过一把转椅坐到他对面,“他主动过来找我的,说那天他们吃完饭,几个人都喝多了,他看杜禹帆要自己开车走,怕他被酒驾查到,就过去问他要不要帮他找代驾。”

“然后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