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

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“余”。

黑猫看到自己的谎言被戳穿,也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,舔舔爪子从衣柜上一跃而下,拿简随的肩膀当跳板,非常灵活地落在床上。

简随:“……”

所以猫肉到底怎么做好吃?

黑猫接收到了他不友善的目光,也不害怕,不慌不忙地跳下地来,扭着屁股从没关好的门缝溜了出去。

“这猫成精了吧,”余子非说,“我记得它刚来店里的时候也就是个普通猫啊,怎么,难道经过知味手的食物不止能让我们鬼在白天现形,还能让动物修炼成精?”

简随没搭理他,只蹲下身给姜知味按摩着几乎抽筋的双腿让他放松,并在他掌心写:“以后不准干这种危险的事。”

姜知味大概有点心虚,也不敢反驳他,只用口型问:“猫呢?”

简随:“下来了,没事。”

姜知味便低下头,由着他摆弄,没再发出什么疑问。

简随正想给他写“一会儿吃饭”,突然听到余子非捧着手机说:“‘简随退圈真相’……这什么玩意?哪儿蹦出来的热搜?我看看。”

简随脸色微沉,扳着姜知味的腿把他带上床,并给他搭了一条薄毯,语气不是很好地问余子非:“又是哪个不长眼的爆出什么东西来了?”

“我瞅眼啊……这说你拍一声最后一场戏,就是片尾那个镜头的时候从台阶上摔下来,本来设定的是假摔,剧组也以为你是假摔,结果你这个人假摔也演得跟真的似的,在场的都没看出来你其实是真摔,然后你自己还没吭声,冒着大雨坚持把戏拍完了,结束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你腿上都是血,拉到医院一检查,结果是膝盖骨折——我说老简,这种时候……真不是你自己卖惨固粉?”

“……我闲得慌?”简随疲惫地一捏眉心,“什么时候爆出来的?”

“几个小时以前。”

怪不得直播间有人问他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余子非手指滑动,继续说:“还把你近三年拍戏受过的伤全扒出来了,说医生叫你回家修养,以后别再拍打戏了,你才不得不考虑息影——我去,他们都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狗仔太多,这种事情肯定瞒不住的,”简随有点烦躁,并不想让任何脱离自己掌控的情况出现,不管对自己有利没利,“我找人把热搜撤了——现在排第几?”

“呃……我劝你别,”余子非语气有点奇怪,“可能太‘标题党’了,五分钟以前这个热搜刚刚爬到第一。”

简随:“……”

“你说你没事开什么直播啊,忽略了热搜不说,还一不留神表现出来你确实受过伤,”余子非十分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现在在黑子们看来,你已经卖惨固粉实锤了,你承认呢他们会说你果然卖惨,不承认呢他们又会说你拿假消息欺骗粉丝感情——反正我看你现在骑虎难下,你准备怎么解决,简大明星?”

第54章 提前过气

简随头痛地抹了一下眉心, 叹气说:“算了。”

“什么算了?”

“随他们去吧。”他挠了挠姜知味的手心, “爱扒就扒, 爱说我卖惨就卖惨,反正在我离开之前, 他们也就这么点蹭我热度的机会了——随便吧。”

余子非:“……”

这是真要撂挑子不干的节奏?

他诧异地看了眼简随,低声问:“你居然都不带否认的吗?难道说你决定退圈真的不是因为姜知味?”

“你能不要问出这种弱智的问题吗?”简随头痛地说,“三七开吧, 身体原因是次要的, 但确实有点影响。”

他说着起身:“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,不过大夫的确建议少拍打戏——当然如果知味没出事,我再坚持个十年二十年也没问题,出了事……那就另说了。”

余子非手揣在兜里,捏着自个儿的宠物玩:“啥意思,你该不会想说, 他出事让你意识到了事业和爱情不能兼得,现在事业已经达到了你想要的成绩,所以你以后要选择爱情了?”

“差不多吧, ”简随看了他一眼, “其实我现在有点后悔, 当初为什么要一意孤行走这条路,那时候姜叔劝我别去尝试,我不听, 非得要给母亲争出点虚无缥缈的成绩来, 结果她也没看着。”

余子非不知道该说什么, 简随轻轻叹口气,突然抓起手机发了条微博。

【简随v:听说有人说我卖惨?能被你们扒出来,说明至少我还有惨可卖,您呢?您爱豆怕是卖惨都没得卖吧?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拍戏受伤就不拍了,倒是你们爱豆三天两头耍大牌,动辄刮风下雨迟到两小时,让全剧组的人等他。据说有回他跟一个配角对戏,拿冷水往人身上泼,这是剧情没错,可明明一次能过,他非说不满意要求重拍,反反复复走了三四遍,三九寒天的拍外景,搞得人小演员衣服都湿透了差点冻伤——你们连我几年几月几日去医院看过什么病都能扒出来,怎么到自己爱豆身上的时候就不行了呢?】

余子非对他设了特别关注,看到那条微博的同时眉毛一跳:“你疯了?”

“脸皮都撕破了,还装什么表面和谐,”简随说着突然转身往外走,“我去看看阿姨那边要不要帮忙,你看着点知味。”

余子非莫名其妙,心说你是过去帮忙的还是去裹乱的,自己心里没个数吗。十分钟以后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,发现这货又发了一条微博。

【简随v:不是要扒我吗,我求你们快点,我自己受过什么伤自己都忘了,需要你们帮我回忆回忆,可不像某人吊威亚吊疼了还得发博哭哭啼啼好几天。我也就剩这点热度,再等两年我过气了,你们连扒我都没人点赞,那多尴尬,所以要蹭赶紧蹭。】

余子非:“……”

他刚动动手指想发点什么,就看见又是一条微博蹦出来【简随v:我连内容都帮你们想好了,就叫‘简随被扒恼羞成怒,怒骂这届网友不行,爆出昔日同公司签约艺人黑料试图拖其下水为自己挡枪’。你们就这么发,最好再加个‘震惊!’,保证明天就有人请你过去上班。】

余子非:“……”

某人这条微博一出来,跟评里立刻多了一连串粉丝们发的“哈哈哈”。

谢生这不要脸的玩意迅速跳出来转了他的微博: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先蹭为敬[狗头]】

这货一出来活跃气氛,简随那条原本剑拔弩张的微博走向立马就变了,好几位人气明星也纷纷带狗头转发,不知道谁给挂上了一个“瓜分简随热度喜迎2019”的tag,迅速被转上了热搜榜。

没过一个小时,又蹦出来一条“简随宣布提前过气[狗头]”,也跟着往上蹿,很快把高居首位的“简随退圈真相”给顶了下来。

余子非只想替杜禹帆的粉丝们默哀,觉得他们现在八成已经气疯了。

吃瓜群众们这些天已经看腻了勾心斗角,又被电影结局刺激得玻璃心碎裂,急需一点欢快的东西来调剂。简随迅速给安排上了,在看到那条“退圈真相”的热搜开始排名下跌的时候,立刻找人撤热搜,让它一步步往下掉,直到掉出热搜榜,再也没给它翻身的机会。

还有一条在后排徘徊的“简随卖惨”,也捎带脚一起给按回了坟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