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

他这话一出口,旁边两个全都沉默了。

谢生愣了一下,让冷风一吹,酒稍有些醒了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一时尴尬得无地自容,赶紧往回找补:“呃……不好意思,我给忘了,我……我让我司机送你们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”姜知味叹口气,从简随手里拿走车钥匙,“我来开吧。”

两人跟谢生别过,一前一后地上了车,简随坐在副驾看向他:“不行的话别勉强。”

“没什么,就是好久没开了手生,我又没有PTSD。”姜知味嘴上这么说,系安全带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卡扣。

三年没开过车,他自己多少有点紧张,而简随比他还紧张,生怕他出什么事。

好在最后有惊无险,姜知味还是顺利把车开回了别墅。

简随跟谢生偷偷摸摸地敲定了大事,却并没有把要重启《有狐》的事公之于众,简随的微博难得迎来了一段安静的时光。

他消停了,姜知味那边又开始活跃了——由于简某人的“功劳”,他微博粉丝已经涨到了九百多万,D站也涨到了一百二十万,突然这么多粉丝从天而降,他还是有点手足无措。

杜禹帆那边提起上诉,后续没再爆出什么料,他的粉丝们舌战群儒这么久,也到底是累了。这帮人不去找姜知味的麻烦以后,他微博底下就全剩下了粉丝们狂吹的彩虹屁。

姜知味被吹得诚惶诚恐,无以为报,只好在直播的时候更加认真,每次直播以后都会剪辑专门的教学视频,发到微博上去。

他现在的风格相较三年前还是有点变化的,比之前更加简明扼要,省去了那些为了顺应大众而弄出来的小清新款,只提炼精华——当然要时常秀一秀刀功,这个不能少。

除此以外,他又捡起了放弃多时的唐刀,天气转暖以后,就每天去院子里走几招,偶尔跟姜锋对练,就当是强身健体了。

用的刀自然是不开刃的练习用刀,否则在简随这里就过不去。

余子非在姜家赖了俩月,终于也卷铺盖走鬼,带着兔子和宠物重回包子铺。姜知味隔三差五过去一趟,给店里的菜单添几道新菜,有些是其他地方能够吃到的,也有少部分是自己独创的。

因为有地府的黑科技冰箱,以及鬼界不分时节随时都有的新鲜食材,再加上天南海北各大菜系一应俱全,这家店很快就力压群雄,在同行当中站稳了脚跟。

不过主要还是卖给鬼吃,余子非并不想把它发展成大饭店,扩建之后依然是小饭馆,还添了几个外卖员,在外卖平台上架,满足那些不想出门的食客的需求。

这边初具规模、稳定下来的时候,《有狐》也开拍了。

有狐的拍摄地点并不在深城,姜知味只能暂时告别父母,跟简随乘飞机一同前往。

他们虽然想低调地走,还是不幸在机场被人认了出来,刚一落地就遭到围追堵截,被逮住一顿狂拍。

遭殃的自然还有跟他们一同过来的谢生。

几人好不容易在保镖的保护下脱身,纷纷入住影视城附近的高档酒店,谢生把帽子一摘,口罩一撤,缓了口气:“我还以为你已经过气了,白高兴一场。而且是谁走漏的风声,这群狗仔真是没完没了,牛皮癣似的,我就想低调一回,怎么就那么难呢。”

简随倒没捂得像他那么严,反正捂不捂也没太大差别,该认出来的一样能被认出来。他示意助理把行李箱放在墙角,冲她点了下头,对方便识趣地离开,顺便带上门。

“你还不走?”他看了眼谢生,“你的房间在隔壁。”

谢生发出一声“嘁”,递给他一个“有对象了不起”的眼神,扭头走了。

姜知味作为“行李”之一,往酒店的大床上一倒:“我都好几年没跟你出来了,居然还有点怀念。”

简随笑着瞧他,简单收拾一下东西,把衣服叠好收起:“现在你也毕业了,不用假期跟我出来,开学就得一个人往回赶,咱俩可以好好地……”

姜知味突然勾住他的脖子,在他唇边吻了一下:“我回头天天去给你送饭,嫉妒死他们。”

简随眉梢一扬。

两人刚刚落地,先拾掇好东西准备久住,随后去找谢生吃了个饭,又回到房间洗澡。折腾大半天两人都有点累了,打算早些休息。

四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暖和了,两人都只穿着浴袍也不觉得冷,简随没立刻躺下,倒是坐在一边先看起了剧本。

姜知味对他的剧本不感兴趣,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,顺便在微博上回几条粉丝们的评论。

简随表面上是在看剧本,实际思绪早不知飘到了哪儿,二十分钟过去也没能翻过一页。他视线从纸张边缘切过去,在姜知味身上不断流连。

床上的某个人还浑然不觉,两条腿在外面露着,来来回回地晃荡。终于他动作一停,只感到有个气息从身后笼罩过来,将他严丝合缝地盖在了里头。

简随手里的剧本早不翼而飞,他用胳膊环住姜知味的腰,下巴抵在他肩胛处,轻轻地蹭了蹭。

这几个月以来姜知味体重一直在长,差不多回到了正常水平,原本因消瘦而突出的肩胛也不明显了。他被简随的下巴硌得有点难受,忍不住动了动,立刻被抱得更紧。

简随轻轻解开对方腰间那根碍事的带子,手指贴着腰背探进去,顺脊椎而上,能隐约摸出几道细小的疤。

要说某人这摔得也挺有水准,外伤主要伤在后脑,其余就是胳膊和肋骨骨折,以及其他的一些擦伤,都是遮一遮就看不出来的。

唯一在脸上的是额角有一道小疤,拿头发也可以挡住。

简而言之,没破相,可以继续靠脸吃饭——虽然他本人并不愿意。

姜知味感觉到那只手在自己身上不安分地摸来摸去,赶紧一把扣住,并将自己翻了个面,面对着他,有些担忧地问:“你膝盖真的没问题吗?我听谢生说《有狐》里打戏不少……你要不找个替身?”

“这么多年我都没用过替身,最后一部片用,不太合适吧?”简随的手也从他背后挪到胸前,“放心好了,我有分寸,不会逞强的。”

他说着用牙齿轻轻啃咬对方的锁骨,目光幽深,嗓音也变得特别起来:“这种时候……就别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吧?”

至于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天知地知你知我知。

几天之后《有狐》正式开机, 姜知味没兴趣整天跟简随在片场泡着, 索性把酒店当成了自己的战场, 每天接近饭点的时候开直播,直播结束后直接带着做好的饭菜去找简随, 给他开小灶。

整个剧组都羡慕不已,看他的眼神如狼似虎,恨不得当场把他生吞活剥了, 每次他过去都要遭受好一番围追堵截, 才能勉强把饭送到简随手里。

有时候他一场戏不好中途停止,等终于有时间吃饭的时候,往往已经……没剩下什么东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