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

还有俩番外,这两天写完_(:з」∠)_

冬天最寒冷的那一段过去, 降临深城的便是生气盎然的春天。

开始有生气儿的不止植物, 还有动物……以及人。

姜知味这天早上醒来就觉得事情不太对, 首先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完全清醒,脑袋昏昏沉沉的。其次他感觉胸口很重, 说鬼压床又不太像,因为那玩意好像是个活的,还会动。

他费了好大劲才勉强睁开眼, 试图搞清楚现在的状况, 但刚一睁眼就愣住了,眼神发直,嘴唇开合几次才发出一声:“你……”

什么情况,一觉醒来发现简随趴在他身上不奇怪,但是……为什么这货脑袋上会支愣着两只狐狸耳朵,身后还跟了一条狐狸尾巴?

姜知味怔愣片刻, 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,发现并不是发箍或者什么x趣道具,摸上去毛茸茸的, 柔软而且温热。

简随被他触碰, 雪白的狐耳一抖, 从他指间滑出去了,同时睁开一只眼瞧了瞧他,又十分高冷地继续睡。

不对啊……他分明记得简随早把那一头白毛给剪了, 剃了个板寸, 最近才长长, 这怎么又变回了白发?

是什么地府的新型“改头换面”技术吗?

可程谦也早在他康复之后就从别墅滚蛋了,除了偶尔打电话过来“追踪记录”询问状况,一次也没回来过,正在研究院那边忙得不可开交,也没空搞这种除了增加情趣没个球用的玩意吧……

姜知味怎么想都觉得不对,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:“你这是……”

谁料简随完全没有理他,把始终压在身下的胳膊往他胸口一搭,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背。

姜知味:“……”

舔手是什么毛病,真的变狐狸了吗!

他心惊胆战地看着对方,几乎要怀疑是自己眼瘸了,或者这货故意戏耍他。简随好像是注意到他紧盯自己不放的目光,停下动作抬起头,一言不发地对上他的视线,似乎在用眼神询问:“你也要舔?”

姜知味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简随没有得到回应,居然就自顾自地凑上来,跟他到了鼻尖碰鼻尖的程度,嘴唇在他唇边轻轻一扫,随即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。

姜知味:“……”

也不知道他这睡了一宿还没洗的脸有什么好舔的,某人的舌头在他颊边、耳畔、下颌来来回回地舔`弄,搞得他半边身体都麻了。姜知味躲也不是,推也不是,只能继续忍耐,就感觉奇异的触感顺着颈线一路往下……

他倒抽一口冷气,对方像是终于察觉到他的异常,收回舌头,张口发出一声:“喵。”

“……”

喵?

喵??

姜知味脑子里不知哪根线连通了,整个人骤然从梦中惊醒,他近乎慌乱地睁眼,就看见哪有什么简随,胸口赫然卧着一只膘肥体健的大黑猫。

……难怪那舌头那么粗糙,砂纸似的。

想起来了,昨天晚上睡觉前他看了《有狐》的预告片,难怪会梦到简随变成狐狸。

姜知味心里一颗石头落了地,狂躁的心跳平息下来,身上刚升起的那点热度也陡然回落下去。然而紧接着他就发现哪里不对,一把将罪魁祸首的黑猫从身上掀下去,视线顺着往下瞄……

“……”

他居然被一只猫……舔到……做春梦还晨x了……

姜知味深呼吸了两次,还是没感觉有平复下去的迹象,只好尽量轻地挪走简随搭在自己腹间的手,试图去卫生间解决突发状况。

结果他才碰到对方的手腕,就听到耳边一声轻笑,简随嗓音低沉地问:“要我帮你吗?”

“……”姜知味浑身一僵,随后反应过来什么,怒从心头起,“你早就醒了?!”

“猫叫的时候我就醒了,”简随居然还答得挺坦诚,手开始往某个地方滑,“不就昨晚没进行‘深入交流’就睡觉了吗,你也不至于这么……”

姜知味耳根都烧红了,用力打开他的手,一骨碌滚下床,仓皇逃进了卫生间。

简随笑得停不下来。

黑猫还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,兀自舔爪,还拿爪子洗洗脸。随后它在床脚进行一番“猫式伸展”,打了个能塞进拳头的大哈欠,跳下床走到阳台门前,回头朝简随喵喵。

简随沉默地看了它一会儿才说:“我要是不给你开门的话,你会尿床上吗?”

黑猫:“……”

简随有胆子嘲笑姜知味,还是没勇气挑战一只猫,乖乖给猫祖宗打开阳台门,放它出去刨猫砂。

阳台的猫砂盆已经换成了全自动的,食盆和水盆也是自动的,彻底解放双手——不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那种,是更高级的地府科技,绝对不会有一丝不好的气味透出来,而且非常静音。

不要怀疑,鬼界也有一大把铲屎官,毕竟猫这种生物在哪里都不缺追捧者。

简随把阳台窗户打开通风,四月的早上还有点凉,他没待多久就回到卧室,看姜知味还没出来,索性又钻回被子躺着玩手机。

等两人磨磨蹭蹭把自己打理干净的时候,已经是九点多了,简单吃了点早饭,姜知味问:“今天直播什么呢?”

“都行,”简随主动去把碗筷刷了,“好久没吃牛肉了,来个牛排吗?”

“唔……”姜知味想了想,“也行。”

今天姜锋和夏红出门约老同学去了,说下午回来,余子非也不在,因此家里暂时就他们两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