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你不是柳蔓儿!

“是啊,要不咱再去山上吧,若是再抓到四条那样的大蛇的话,咱就有钱盖房子了。”柳蔓儿想了想竟然只想出了这样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来。

“你别异想天开了,那样的大蛇哪有那么好抓。”叶远便摇摇头。

“是啊,蔓儿,咱这生活也算是慢慢的变好了,到时候有了钱了,咱慢慢的将这房子翻修一下就好了,并不一定要盖新房的。”方氏说道:

“当初叶远他爹的也是考虑好的,所以咱家这院子比别人家要大很多,你们这群孩子就算是全部都结婚生子,可以加盖厢房,也还是有地方住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柳蔓儿点点头,方氏是舍不得这块地方的,不过这个院子的确是挺大的,因为大,所以后面全部都做了土地,种了一些时兴的蔬菜。

柳蔓儿想着,她可以在院子里面种些花草,便又跟叶远说道,“叶远,如果下次你去山上了,看到那什么桂花树啊、金银花,还有山茶花等等,都可以移栽到我们的院子里面来。”

“你看咱家的院子,看起来有些破败,如果种点花草的话,肯定就不一样了。”柳蔓儿说道:

“这金银花还可以用来泡茶呢,趁着这大春天的,你赶快去给我找一些花树来,还有那什么葡萄树啊、橘子树啊,李子树、桃子树,都可以种起来嘛,这院子空着太可惜了。”

“蔓儿,你这光是想着吃了,你看你想要种的都是果树。”方氏听到了便笑。

“对啊对啊。”柳蔓儿索性点头承认。

她是想要种果树,想要慢慢将这家里面装点成她自己想要的世外桃源,作为世外桃源,这果树肯定是少不了的嘛,后院光是用来种菜实在是太浪费了,靠围墙的一圈,用来种果树正好,而且到时候春天的时候,院子里面桃花红、梨花白的,多好看。

不过她又说道,“我也不是全为我自己,十年树木啊,等到时候这些孩子长大了之后,就可以吃到好吃的水果了。”

“是,还是蔓儿考虑周到。”方氏又是点头赞扬道,“你是这当年叶远他爹早早的种上树,这个时候,你们都可以吃到果树了咧。”

“好像是。”柳蔓儿点点头,又说道,“到时候咱在厨房旁边再打口井,就用不着叶远天天跑那么远去村子里面挑水了。”

“好主意!”

柳蔓儿的想法跟方氏的不谋而合,她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打井了,想当年,叶远刚刚出去当兵,叶青还小,她背后背着叶荷,还要挑着扁担去挑水。

“不过这打口井也不便宜呢,好像也要一两多的银子。”方氏又说道,“当年我就有这种想法,可是正因为如此,所以这井终究是没打成。”

“这打井的事情我们还是先放到一边吧,咱家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,毕竟有这么多的孩子,又都要读书,娘亲又帮不到你们什么,以后家里面的重担就要你跟叶远担着了。”

方氏看向柳蔓儿跟叶远两人,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,这么大的开支,的确是重担!

况且,叶远家就那么五亩地,就算是在地里面刨到死,一年想必连二两银子都刨不出来吧,所以要想要赚钱,还得做其他的。

柳蔓儿决定,等到这次庙会过后,她就同叶远去山上找猴子,到时候她也弄一支猴子军,一个马戏团,走南闯比的表演去。

“孩儿会努力的。”叶远说道,“都是我无用,这么大的年纪了,还要您来操心家中。”

“这都是应该的。”方氏拉过柳蔓儿的手,又将叶远的手拉过来,说道,她将柳蔓儿的手跟叶远的手叠放在一起,柳蔓儿莫名便觉得有些脸红了起来。

“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,以后也要相亲相爱才行。”方氏叹息一声,悠悠的说道:“从前蔓儿的脑子有些拎不清,远儿你又不在家,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也少,如今蔓儿病也好了,远儿你也回来了,一家人在一起,和和睦睦的,这些就是娘亲想要看到的。”

“最主要的是呀,要早点给我生个孙在才行,虽然现在我们家已经有了辰儿,但是那毕竟不一样,蔓儿你早点生孩子,趁现在娘亲还年轻,也能够帮你带着。”

呃……

柳蔓儿实在是没有想到,这方氏不知怎的,竟突然说起这些来,她若是知道自己跟叶远还没有同房,不知道会怎么想呢?

有些戏谑的看了叶远一眼,叶远却是满腹委屈与幽怨。

“娘亲你先别说这些了,这孩子的事情都是要靠缘分的,更何况,我年纪还小,而且,咱家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,等将家中拾掇的差不多,再说吧。”柳蔓儿笑着说道。

“蔓儿你是还年轻,可是远儿却是已经老大不小了,别人家的像他这么大的男儿,儿子都会满地跑了呢。”方氏对于柳蔓儿说的话却是颇为不认同,她说道,“至于这家里面的事情,慢慢来,这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”

“您说的对。”柳蔓儿除了点头,无话可说。

“蔓儿你不是有什么病吧?要不下次去镇上了,我带着你去看一看?”方氏看着柳蔓儿,突然又想起一个这样的可能性来。

柳蔓儿无语问苍天,她是真的没病啊。

“是蔓儿年纪太小,听说年纪太小生孩子的话,容易出事。”叶远在一旁抿着嘴给柳蔓儿解围。

“这个倒也是,可是蔓儿也不小了,别人十四岁就生孩子了呢,蔓儿今年都十六了。”方氏虽然这样说着,但是看到柳蔓儿瘦瘦小小的,便道:“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再等一年倒是也行。”

柳蔓儿听到她这样说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这天晚上,柳蔓儿有点怕叶远,便又想拿柳福生当挡箭牌,可谁知人柳福生跟叶枫两人感情极好,他觉得跟叶枫在一起睡着很舒服,而且还能够学到许多的知识,所以不愿意跟柳蔓儿睡了。

柳蔓儿没有办法,往床上一躺,心中却是想了无数个拒绝叶远的理由来。

用什么理由呢?用什么理由呢?

扶额,再扶额。

的确,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,但是她就是害怕呀,本来平常相处都已经非常和谐了,今日被方氏这么一说,叶远上床睡觉的时候,柳蔓儿便往床里面睡去了。

“蔓儿你今天不怕冷了?”叶远钻进被窝,朝她问道。

“我不冷,这天气还有点热呢。”柳蔓儿悻悻的说道,“所以你离我远点啊。”

“你是不是因为娘亲今天说的话,所以怕我了?”叶远糖过来一些,伸手搂着她,柳蔓儿瞬间觉得身子好像触电一般,倏忽一颤。

“我才不怕你呢。”她梗着脖子说道,但是她也不知道她的抗拒究竟是为何?

她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,她对这个男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?是对前世他的补偿?可若是那样的话,就更加应该从了他才是,为何又会心生抗拒?

而且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发现她对他也并不讨厌。

“你一直以来都很讨厌我对不对?”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,听起来有些伤心。

“没有。”柳蔓儿否定。

“那你就是嫌弃我穷。”

“没有。”柳蔓儿再次否定。

“那是为何?你不肯与我圆房?”叶远也顾不上脸红,将一直藏在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,“我们是夫妻不是吗?你也承认了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承认了?”柳蔓儿否认。

“你不承认,天天孩子们管你叫嫂子的时候,你笑成一朵花一样?”

对于叶远这话,柳蔓儿倒是无从反驳。

“我不知道,你真的别问我了。”柳蔓儿将他的手拿开,说道,“我只是一个小孩子。”

“不,你是一个小女人。”叶远伸手搂住她,把她身子翻过来,说道:

“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我确定了你不傻,相反你很聪明,你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害怕,你觉得我不能够给你安全感,你甚至想着将家中一切打点好之后,便逃离这里,说到底你是不信任我。”

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来,给屋子带来一些清辉,黑暗中,唯独他的一双眸子在她的眼中清晰无比,他是那样的笃定。

“而且我确定,你不是从前的柳蔓儿!”

叶远淡淡的话,却如同鼓槌一般敲打在柳蔓儿的心中。

“柳蔓儿没有你这么聪明,她也没有你这般的博学多才,你不用反驳,我从你说话间,我就能够明白,就算是第一个傻子变聪明了,但是她的习性终究是难以改变。”

叶远慢慢的分析道:“所以,你不是她,即使你跟她长得再像,你也不是她?你究竟是谁!”

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叶远的目光一冷,柳蔓儿被他这样盯着,莫名觉得有些头皮发麻。

看来这人不好骗哪,但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她不是柳蔓儿的。

“叶远,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我就是柳蔓儿啊。”柳蔓儿睁大眼睛,说道:“就因为我没有跟你同房,你就要这样的诽谤我吗?你说人就算是从傻便聪明了,一些习性总是不会变的,可是从前的你对我又了解多少?”

“你以前根本就不碰我,你从来就没有花心思去了解过我,我每一次怯弱而又羞涩的迎上你,你总是将我推开,拒我于千里之外,你现在却又这样说,你好意思吗?”

柳蔓儿也冷冷的数落道,开玩笑,她怎么不是柳蔓儿了,她就是她,如假包换的她,若是被他一诈就能够诈出来,那还得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