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收谷忙

然而穷苦的还有很穷苦的人,柳蔓儿看到有人提着篮子,在地里面捡拾稻穗。

这乡下人家谁都没有浪费一说,往往将一块田地收完之后,还会将这整块田地再扫一下,如果有落下的稻穗便将它捡起来。

然而,就是这样细细扫过之后,一些专门拾稻穗的穷苦人家还会再来捡稻穗,前来捡稻穗的,大都是一些妇人跟小孩。

他们提着篮子,简直是在跟麻雀抢食物啊,就是地里面落下一两粒谷子,他们看到了,也会将它从泥里抠出来。

柳蔓儿看到之后,不禁有些惭愧,也有些叹息。

穷人还有更穷的,像这些来捡拾稻穗的人往往是自己没有地,或者是地少的,叶荷告诉她,她以前也会跟方氏一起出来捡稻穗。

不过今年倒是不用了,毕竟家里面的条件比去年好了。

说道这里,柳蔓儿看到叶荷的脸上露出了真挚的笑容来,她开心的跑到了叶远的身边,伸长了脖子往扮桶里面看去,“哇,好多稻谷啊,今年的收成真不错。”

等到叶远停歇下来之后,她便将手伸到这扮桶之中,兀自把玩着这些稻谷,一副很开心的样子。

柳蔓儿的脸上也是露出笑容来,她帮着将这稻谷从扮桶里面用斗铲到了箩筐里,然后打算挑到家里面去。

虽然不太会干活,但是柳蔓儿的力气还是有的,只是这一担水谷,她也勉强可以挑起来。

“我来、我来……”叶远看到柳蔓儿的动作便连忙叫停,他接过扁担,对叶枫等人道:“你们都回去休息吧,今天下午大家都休息,这里没你们事了。”

“对,你们去休息吧。”柳蔓儿也觉得这群孩子这两天的确是累坏了,她自己也很累,太阳这么大,她也很想要回家,不过看到这一亩地还有好多的稻谷没有扮完,她便决定留下来帮忙做一会。

“蔓儿,你也回去吧。”叶远说道,“咱家的地不多,收完这亩稻谷,就只有两亩花生了,这花生不急,到时候我拔回来,我们慢慢择便是。”

“我来扮禾吧。”柳蔓儿便道,“你先将这稻谷挑回去,我忙活一会再回来。”

“都到吃饭的点了,回去吧。”叶远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便让柳蔓儿回去。

柳蔓儿一看这太阳,现在应该约莫是十一点的样子,应该还没到吃饭的点,况且这个时候,还没有村民回去呢,她便道:“我再忙一会,把你口罩给我。”

说着她解下叶远的口罩,拍拍上面的灰尘,然后站到这扮桶前扮起禾来。

知易行难,这扮禾真的是一个力气活,不过柳蔓儿咬牙坚持着,她的力气也不算小,况且这村中很多的女人都在扮禾呢,她也不能够太娇气,记忆中,去年的时候,原主好像还扮禾过,只是当时她忘了。

若是明年的话,她一定要提前设计一个打谷机,这样就不会这么累了。

柳蔓儿一边扮禾,一边暗暗想到。

一下一下的扛起稻谷往下砸,看到金黄的稻谷落入扮桶中,的确有种无法言喻的成就感,难怪这段时间村民们虽然都很累,但是相互打招呼的时候,总能够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。

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累并快乐着吧。

忙活了一会之后,柳蔓儿便觉得她手酸了,真的很酸,今天早晨跟上午收割稻谷,也累的有些直不起腰杆来,但是看到这田里还有一大半还未扮的稻谷,她便觉得她应该再坚持一下。

她现在多做一点,叶远便可以少做一点,下午叶远应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过来帮忙了。

渐渐的村民们便都回家去了,看到柳蔓儿还在干活,有些人也会大声的同她打招呼,“嗨,叶远媳妇,回去了。”

有些人则是调笑道:“傻娘,你干嘛这么勤劳啊,叶家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,还不快回去,你们家在做肉吃呢,等下晚了可就没了。”

一些人因为柳蔓儿久久不出现在村子里面,对她尊敬了一些,一些则是依旧将她当成从前的傻娘一般对待,但是她都不在意,一一回报他们的善意:

“没事,我做完这些就回去了。”

“那我们就先走啊。”这些人说着,便往家赶去。

其实很多人柳蔓儿都不太认识,但是无奈她从前的名声太响,这段时间又开了一个小作坊,虽然关了,但是在这大湾村中,几乎人人都认识她。

叶远又是当兵的,方氏又死了丈夫,叶枫又在读书,总之,他们一家在这村子里面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随便来个外乡人一打听,便可以知道她家的住所。

虽然这名声并不是好名声,主要是因为这村庄消息闭塞,缺少茶余饭后的谈资,而自己一家,肯定没少被他们提起吧。

不过那又如何,生活如饮水,冷暖自知,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就任由他们说去,只要别让她听到了就好,若是有人敢当面说她的坏话,她也是不会对他们客气的。

继续忙活,勤劳的人还有更勤劳的人,在这田间扮禾,柳蔓儿也不缺同伴,有的是人不回家,顶着大太阳干活的。

甚至很多人都是披星戴月的干活,天还亮就起来,就是为了赶在天气好的时候,将这稻谷快点收回来,否则若是天公不作美,下一场雨的话,那今年的收成肯定要损失不少。

柳蔓儿一边扮禾,一边感叹世道艰难,农民不易,不一会儿,叶远便挑着谷箩回来了,见到柳蔓儿大汗淋漓的样子,他忙道,“别做了,走,回家吃饭。”

“好。”柳蔓儿将手中一捆稻谷扮干净,将这稻草一扔,便停了下来。

叶远忙着将这扮桶里面的稻谷用谷斗给盛出来,两人这样一起做事,虽然累,但是柳蔓儿却是觉得心生幸福。

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大概,这就是传说中的相濡以沫?

叶远让柳蔓儿先回家,他自己这是挑着谷箩往晒谷场走去,柳蔓儿也想要去这晒谷场看看自家的稻谷,便跟着一起去了。

正是收获的时候,这晒谷场已经堆满了金灿灿的稻子,有些人家害怕被人偷还专门派了小孩子看守,毕竟这稻谷可不是一件小事情。

因为都是一起收获的,所以这村子里面的晒谷场便有些不够用了,很多人家都是将半干的稻谷收拢在一堆,要说这晒谷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又要将里面残留的一些细碎的稻草用一种竹制的爪子将它抓出来,在晒的时候,还要时不时的用一种特制的筢子翻晒,好让它们能够晒得更加均匀一些。

晒干的之后,更是要用风车将一些瘪谷给吹去出,然后分类收藏,总之是各种麻烦。

叶远家因为只有一亩田,所以这晒谷场倒是也勉强够用。

有人说,这晒谷场若是不够用,再多弄几块不就行了?但实际上,在这古代,这晒谷场可没那么容易得到,不像柳蔓儿前世的时候,就算是农村,也家家户户都是水泥地,就连大马路上都能够晒稻谷。

这大湾村有专门的晒谷场,是一块平地,每年快收获的时候,里长都会组织村民,将自己的家晒谷场再重新拾掇一遍。

先要把晒谷场,用耙子给耙一遍,把大泥巴疙瘩给打碎,然后泼上水,等接近半干了,再洒上石灰,用石磙给压平,之后再用专门的大扫帚扫去浮灰,便可以使用了。

但这是在原先的基础上,若是重新开辟一块晒谷场的话,且不说你哪来的地,就是要将它夯实、压平整,也要花不少的功夫。

柳蔓儿站在阴凉处,看着叶远将谷子倒在晒谷场里,用筢子将它摊开,炙热的阳光,一片金黄的晒谷场,反射着金黄的光,看起来,还真是够气派。

丰收,真是一件让人喜悦的事情,即使是再累,看着这些粮食,便也觉得有了无限的动力。

同叶远一起往家赶,一到家,柳蔓儿便觉得焉了下来,今天下午她不用去地里面做事,难得休息半天,却觉得浑身不得劲,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,她觉得她腰痛、手痛、浑身都痛。

躺在凉床上一直睡到了快黄昏的时候,直到方氏叫她一起去晒谷场里面将谷子收回来,她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。

晒谷场里面此刻已经有不少的妇人在哪里了,她们大都拿着木锤,在锤角落里堆积的那些细碎的稻芯,这种稻芯里面显然还有一些谷子在里面,不舍得浪费的勤劳妇人,一一将它们锤出来。

于是整个晒谷场,砰砰的声音响个不停,柳蔓儿跟方氏也加入其中,将这些都锤好了,柳蔓儿跟方氏这才将这些谷子全部都收拢来,用箩筐挑回家。

一旦满满的谷子挺沉的,主要是这晒谷场在村口,柳蔓儿家在村尾,中间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可能是今天扮禾太累的原因,又加上天气太热,柳蔓儿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。

不过她也没有多想,觉得这肯定就是自己的懒人病,身子娇,干不了农活。

但是回到家却是越加的昏昏沉沉了,晚饭更是不太想吃了,只是用薄荷叶煮水洗了个澡,然后就迷迷糊糊往床上躺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