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小产

晚上睡觉的时候,柳蔓儿觉得更加的不舒服了,叶远上床睡觉的时候,就见到柳蔓儿冷汗涔涔的缩在角落里面,他轻轻的推了推了她,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蔓儿,你怎么了?身子不舒服吗?”

“嗯。”柳蔓儿应了一声,低声的说道,“我好像肚子疼。”

“肚子疼?那你起来,我带你去看大夫。”叶远将手放到她的肚子上,轻轻的按揉着,又问道,“你有没有舒服点?”

柳蔓儿无力的摇摇头,“还是很疼。”

不仅如此,她好像感觉有一股热流从她的下身流了出来,她难受的说道:“我好像是来月信了,所以腹痛。”

“我去给你煮红糖水。”叶远连忙从床上坐起。

柳蔓儿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欲要去茅房收拾一下身子,然而叶远扶着她出门的时候,才发现她的嘴唇苍白的厉害,便道,“你上几次来好像也没有这样痛过啊?是不是身体有恙?我还是去叫大夫来看看吧。”

“不用了,这大晚上的,别麻烦人家。”柳蔓儿拉住了叶远,道:“我坐会,休息一下,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她现在是很痛,而且月信也有些不准,上个月也没有来,不过她觉得自己年纪小,应该没有问题,最主要的是,因为这事而去打扰大夫,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叶远扶着柳蔓儿到堂屋,自己去厨房生火烧水,还没有睡着的方氏听到动静后,便从床上爬起来,见到柳蔓儿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便问道,“蔓儿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来月信了,肚子疼。”柳蔓儿抬头说道。

“是怎样的疼?”方氏又问道。

“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就是很疼的。”柳蔓儿回答。

方氏就坐在她的身边来,用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按揉着,道:“现在好些了吗?”

柳蔓儿摇摇头,“还是有些疼。”

“我叫大夫来看看。”方氏便道。

“不用,这大晚上的麻烦别人多不好意思啊。”柳蔓儿摇摇头,虽然肚子很痛,但是她还是觉得她忍一忍就好了。

“有病就是要看大夫,你还年轻,现在看好了,免得以后受苦。”方氏拍拍柳蔓儿的手,让她坐好,然后便将身上披着的衣裳穿好往外面走去。

柳蔓儿本来是想要叫方氏不用去的,但是她的确是疼的厉害,让大夫看一看她也的确是放心一些,至少下次就不用这么难受了。

坐在椅子上,她依旧是冷汗直冒,于是她便自己走到凉床边,蜷缩在上面。

叶远端着红糖水进来,看到整个人痛的都几乎蜷缩在一起了,连忙将红糖水放桌子上,将她扶起来,道:“这凉床冰寒,你别睡上面。”

说着他将她抱着她坐在桌边,一手给她捂着肚子,一手拿着汤匙轻轻的吹着,等稍稍凉了些,便往柳蔓儿的嘴边喂去。

滚烫的红糖水入腹,柳蔓儿觉得舒服了一些,但仍旧是很痛,叶远看到她难受的样子,急的要命,他恨不得代替她疼,可是又没有办法,只能够大手帮她按揉着肚子。

“定然是你最近做多了活计。”叶远有些自责的说道,“都是我不好,我就应该让你在家里面休息的。”

“与你无关。”柳蔓儿轻声道。

“咱家的地也不多,就算是浪费了一些粮食,也比不上你的身体重要,日后不让你下地了。”叶远便道,“就最近几天,你都瘦了一圈了。”

“哪有。”

叶远见到柳蔓儿一副没有力气不想说话的样子,便也不跟她说话,只是默默的搂着她,一勺一勺喂她红糖水,柳蔓儿瘦瘦小小的身子偎依在他的宽阔胸膛里,慢慢才感觉到了一丝暖意来。

刚刚把红糖水喝完,方氏便将村子里面的大夫请来了,这大夫就是大湾村的,姓郭,约莫四五十岁,留着胡须,他将一旁的药箱放下,便朝柳蔓儿看来。

方氏给他搬来了凳子,柳蔓儿将手放在桌上,这大夫将手搭上柳蔓儿纤细的手腕,略一沉吟,便对仰头方氏说道:“方嫂子,你家儿媳妇这是小产了。”

“小产?”方氏听到大夫这样说,方氏一下子便退后了两步,柳蔓儿自己也是有些不相信,“我小产?”

“对。”这大夫点点头,说道:“最近天气炎热,本来就应该特别注意,多多休息,这段日子,我看你整天在地里干活,孕妇最好是要避免弯腰的。”

“可是,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蔓儿她怀孕了……”方氏的心中自责不已,想到自己的孙子就这么没了,她声音一下子就哽咽起来:

“郭大夫你也是知道的,我平日里对我蔓儿也不差,也不是那么恶婆婆,却没想到,我在她怀孕的时候,还让她去做重活,这下我的孙子没了不说,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。”

“唉……”这郭大夫叹息一声,说道:“他们年轻不知道这些,也怪不到你头上,主要是要将身体养好,不影响以后的子嗣。”

说着他又看向柳蔓儿,道:“我给你开个方子,明日你们去药铺拣药,每天喝三次,连续喝三天就好。”

方氏跟叶远连忙点头,而柳蔓儿则是已经呆了。

她此刻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,她根本就不知道她自己怀孕了,这段时间她很累,但也总觉得是自己的懒神经发作,就连上次呕吐她也以为是其它的原因,从来没有将它往怀孕这上面去想过,没想到,这个孩子竟然静悄悄的来,又静悄悄的走了。

柳蔓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,不知道是为这个孩子,还是为自己。

“有没有止痛的方子?”叶远则是想的实际一些。

“我这里有些益母草,你给她熬药喝了便好,然后注意保暖,这段时间,不要受寒了。”

郭大夫叮嘱之后,从他的药箱里面拿出了一些益母草出来放在桌子上,接着他便告辞要走。

方氏连忙去送他,并且要给他诊金,这郭大夫却是摇摇头,说道:“这益母草又不是什么值钱的药材,还要什么诊金啊。”

“大晚上的,实在是劳烦您跑一趟了。”方氏听到这郭大夫这样说,还是从怀里面掏出十文钱递给郭大夫,道:“这钱您拿着买瓶酒喝,辛苦您了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将这郭大夫送到了院子门口,然后这才这了回来。

一进门,她就看到柳蔓儿静静的摸这自己的肚子,幽幽的道:“是娘忽略了你,所以你一生气,才要离我们而去的吧。”

“不关你的事情,都是我不好。”叶远也是十分自责,本来他是真的就能够当爹了,却是没有想到,事情发生的毫无预兆。

“都是娘亲的不好,蔓儿你们都是年轻人,不知道很正常,可是娘亲最近只是想着田地里的事情,忽略了你。”方氏难受的说道。

柳蔓儿摇摇头,她怪不着别人,只能够怪她自己没有经验,也怪这个孩子跟她没有缘分,若是他是在其它的时候来到,肯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可却偏偏是在这个农忙的时候的来到。

“娘亲去给你煮益母草。”方氏拿起桌子上的益母草往厨房走去,又对着叶远说道,“远儿,你扶蔓儿去屋子里面休息吧,这小产不是小事,不能够吹风、不能沾凉水,要好好的养着。”

说着她又道:“蔓儿还年轻,以后你们还会有孩子的,莫要太伤心了。”

“嗯。”叶远应了一声,直接抱起柳蔓儿往房间里面走去。

将她放在床上,他细心的帮她盖上被子,这可是大夏天,盖上被子之后柳蔓儿觉得是炎热无比,但是她又觉得肚子冰凉,简直是难受极了。

“你忍着点热,别将被子给踹了。”叶远便叮咛道:“等明天我给你抓药的时候,顺便给你买个艾灸的小香炉来。”

“嗯。”柳蔓儿轻应了一声,她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,只能死死的忍着呢,现在忍一时,免得以后痛。

一会儿,方氏将益母草熬的水端来了,柳蔓儿喝了之后,觉得舒服了不少,方氏又再三叮嘱之后,这才离开了他们的房间。

等方氏一走,叶远关好门,这才上了床,他伸手隔着被子搂紧柳蔓儿,将她的头搂到自己的胸腔处,也不说话,只是觉得心中十分的自责。

柳蔓儿心中虽然也不好受,但是她是真的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,毕竟她现在年纪还是这么的小,听说这古代生孩子那是相当于在鬼门关上走一圈,她还想要多活两年。

只是,心中终究是有些难过,毕竟是自己的孩子。

晚上她几乎是整晚都没有睡着,先是腹痛,好不容易睡着,便是梦到了自己的孩子,十分可爱的小天使,一直张嘴叫她妈妈,还朝她挥挥手,说要离开她。

柳蔓儿伸手要去拉他,可是他的身上却是突然长出了翅膀来,往天上一飞,便是消失在了柳蔓儿的面前。

柳蔓儿觉得十分的难受,便一直的哭一直哭,等到醒来的时候,发现叶远的衣襟已经全部都让她的泪水给打湿了。

“没事的,别哭,孩子以后还会有的。”叶远忍着悲痛,安慰她。

“我知道,只是这毕竟是一条小生命,是我对不住他。”柳蔓儿幽幽的说道。

叶远摇摇头,“他到时候要找也是找我,是我没有照顾好你,还让你干这么多的活,你别难受了,以后他还会来的。”

柳蔓儿摇摇头,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要这么早的生孩子,只是心中有些难受。”